This domain name for sale,Price:3888usd [buy] help
“四旦双冰”曾囊括一半!如今,华谊兄弟“跌落”
This web domain name is for sale,Price:3888usdto buyhelp
 | 国内 | 即时 | 国际 | 社会 | 民生 | 消费 | 财经 | 金融 | 公司 | 理财 | 房产 | 汽车 | 宇宙 | 科技 | 互联网 | 美食 | 时尚 | 旅游 | 健康 | 亲子 | 搞笑 | 百态 |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四旦双冰”曾囊括一半!如今,华谊兄弟“跌落”
2020-09-21 16:29:00 来源: 互联网

《八佰》之后,华谊兄弟重回聚光点,这是家矛盾的公司。

实际上,华谊从未离开过舆论焦点,在人们印象中,这是中国头牌电影公司,明星、名导、大片,觥筹交错。

极盛时,华谊市值超过800亿元。中国最顶级女演员“四旦双冰”中,华谊囊括一半(周迅、范冰冰、李冰冰),《非诚勿扰》系列、《狄仁杰》系列、《风声》、《西游降魔篇》等大片屡创票房纪录,主出品电影票房超200亿元。可见曾经之辉煌。

但这似乎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此前发布的半年报,其营收3.24亿元,同比下滑69.88%;净亏损2.31亿。去年,华谊兄弟净亏损39.60亿。曾经簇拥华谊的顶级明星们,早已自立门户,《八佰》之前,《小小的愿望》等片票房不如预期,甚至令外界开始怀疑华谊最擅长的制片水准。

财报显示,上半年,华谊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1.34亿元,去年同期,这一数据为15.77亿元。同期,华谊兄弟有息债务总额32.84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总额25.84亿元。可见现金流紧张程度。

《八佰》票房已接近28亿,但大爆的影片,很难根本改善主投方华谊业绩。据华谊8月26日公告,截至8月25日,该片在中国大陆地区上映5天,累计票房收入超过11.55亿元,来源于该影片营业收入区间约为2.05至2.45亿元。由于专项资金等的减免,这意味着,华谊在该片的分账比在17.75%-21.21%之间,鉴于制片方与发行方一般43%的分账比例,意味着华谊在该片投资超半。该片总投资并未公布,但业内传闻均在5亿元以上。华谊在该片收益很难超过影片总投资额。

《八佰》更重要的影响是,提振市场对于华谊的信心,虽然目前来看,收效有限。截至9月18日收盘,华谊报收5.52元,总市值153.90亿。8月14日《八佰》点映,为华谊近期股价第一个高点6.37元,此后重回下滑区间,在8月21日,《八佰》上映日,直线拉升至近期最高点,6.80元,此后在波动中股价继续走向下滑空间。今年4月初,华谊股价仅为3.25元。

资本看空原因是多重的。黄金时代,华谊拥有高峰期的冯小刚,蓬勃生长的电影市场与资本环境,宽松政策与发行优势,但这一切,都随着大环境变化而改变。

“过去的外部环境已经不存在了,该往哪走?目前没有一家电影公司真正找到路。”有影投上市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他也不否认,整个行业,都面临类似问题。

压舱石

谈到华谊的跌落,就离不开华谊如何崛起。

1994年,当王中军回国创业时,他的主要方向还是广告公司,电影只是未来投资路径之一,这位前侦察兵,或许也没有想过后来成为影业大亨、华谊董事长。

那时的冯小刚,也算不上辉煌。在讲究门第的京城影视圈,他并不是科班出身,一开始在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担任美工师,后来成为《编辑部的故事》的编剧。

两人第一次合作是在1999年,广告事业初成的王中军,投资了冯小刚的第三部贺岁电影《没完没了》。当时,王中军还投了陈凯歌的《荆轲刺秦王》、姜文的《鬼子来了》,及主旋律影片《我的1919》。

结果是,《荆轲刺秦王》票房不理想,《鬼子来了》未能上映,《没完没了》迎来丰收。这给了王中军投资电影信心,开始牵手冯小刚。

值得注意的是,王中军也曾把热情投向过当时大热的姜文。除了《鬼子来了》,他还在主投的《寻枪》、《天地英雄》及参投的《理发师》三部电影中,均选择姜文担任主演。

但姜文的“霸气”让王中军放手。《理发师》拍摄过程中,姜文和导演陈逸飞产生严重对立,最终制片方选择“弃姜保陈”。

当王中军“流连”姜文时,冯小刚也另有尝试。在2000年上映的其执导作品《我是你爸爸》,出品为北京电影制片厂。

两人最终选择互相锁定。很大程度在于,商业电影导演出身的冯小刚,对制片与商业的理解与王中军高度认同。

冯小刚对于前期的华谊,具有“压舱石”作用。电影人秋原在关于华谊的书籍《大片时代》中提到,华谊经营上完成了内循环,其投资拍摄的影视作品,优先选用旗下艺人出演,旗下歌手演唱主题曲;由华谊代理影片贴片和植入广告,由华谊负责国内外发行。通过这种方式,华谊影视项目带动了其他关联业务发展。所有业务核心来自电影项目,电影核心竞争力,来自冯小刚。

2003年,冯小刚执导的喜剧片《手机》获得年度票房冠军;2008年,其执导爱情喜剧《非诚勿扰》打破华语电影票房纪录。冯小刚的一小步,带动了华谊商业生态一大步。

此外,华谊也迎来电影业风口。据其2009年发布的招股书,中国电影票房从2003年的约9亿元增长到2008年逾43亿元规模,年复合增长率接近40%。同时,以往国有企业垄断电影市场的格局在政策日益松动下已被打破,民营企业已经可以涉足电影产业的绝大多数领域。市场呈现“供应短缺”局面。2010年,国务院颁布《促进电影产业繁荣发展的指导意见》,再次催动产业发展。2011-2018年,中国票房复合增长率为24.5%,观影人次复合增长率为24.5%。

这种盛况下,华谊建立起了自己的发行渠道,乃至影院体系,一家横跨全产业的巨头初成,大片不断。

当时的资本环境亦相对宽松,由是,在2015年,华谊站上超800亿元市值高位。

跌落时刻

正当风光时,风险早已暗藏。

从外界看,华谊兄弟的转折点在2018年,这是其上市的第9年。当年,华谊净亏损9.09亿元,拉开了持续亏损序幕。

图 IC photo

其中,华谊资产减值损失达13.82亿元,商誉减值损失占据9.73亿元。损失主要源于超高溢价收购浙江常升和东阳美拉等公司。

2013年9月,华谊兄弟以2.52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仅成立3个月的浙江常升,张国立为该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两年后,华谊兄弟又以7.56亿元现金收购了东阳浩瀚70%股权。该公司主要股东包括杨颖、李晨、陈赫、冯绍峰等六位艺人。

2015年11月,华谊又宣布收购以冯小刚为主要股东的东阳美拉70%的股权,交易对价10.5亿元,该公司净资产为-0.55万元。这一切背后,是华谊在利用资本绑定核心创作者。

但问题在于,风,逐渐停了。甚至华谊最核心的内容支柱,冯小刚,也进入风险期。过高溢价撞上新常态,华谊成本难平。

市场变化太快,冯小刚的起落大概是从《一九四二》起。该片聚焦河南大旱,是冯小刚少见的严肃题材电影,最终拿下3.71亿元票房,亏本。那是2012年。

次年上映的《私人订制》拿下7.14亿元票房,再次证明了冯小刚的商业号召力,但遭遇口碑崩塌。以上变化,丝毫没有影响华谊2015年高价收购东阳美拉。

2019年,华谊计提商誉减值准备5.99亿元,其中,东阳美拉计提减值准备3.6亿元。2018年,东阳美拉未完成业绩承诺。

关键一击是,在2018年5月开拍,由冯小刚执导,葛优、范冰冰、张国立主演的《手机2》引发举报,成为影视业税收风波导火索。最终导致范冰冰被罚,冯小刚趋于低调。标志性人物沉寂,对于华谊伤害无疑是巨大的。

此外,2019年,华谊主投主控电影全面缺席,全年营收21.86亿元,同比下滑43.81%。这让外界,开始对华谊内容制作能力产生质疑。

除了发动引擎暂时短路,华谊的外部条件也不再。2011年以后,全国单银幕票房出现下滑态势,竞争加剧导致影院经营效率降低,成本回收困难,综合不同公司财报,2019年单银幕票房收入为92.1万元,同比下滑9.3%,达到2010年以来最低水平。全产业都在传递出“过剩”信号。

政策也在收紧。受《手机2》引发的举报,2018年10月,国家税务总局发出《关于进一步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有关工作的通知》,从2018年10月10日起至2019年7月底,部署开展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工作。这在业内引发巨大回响。

作为漩涡中心的华谊,自然引起资本反射性逃避,况且,受宏观经济影响,融资难度本已大大增加,无异于雪上加霜。据Wind统计,创投基金对于电影与娱乐产业投资,由2018年的641.44亿元骤降至2019年的148.37亿元,可见市场之冷淡。

除开内外部环境变化,华谊渠道优势也在减弱。随着线上购票拓展,218特别是疫情后线上成为唯一购票渠道,华谊发行优势渐被抵消。拥有渠道优势的阿里影业(淘票票)们,不仅涉入发行,还在奋力步入制片环节。

今年七夕节,阿里影业主投的《我在时间尽头等你》拿下票房冠军。相对华谊,阿里在渠道、资金等关键资源上,都具有优势,甚至还是华谊的债主。

这种情况下,华谊必须寻找出路。按照王中军多次对外说法,回归内容,集中全部资源贯彻“影视+实景”模式是方向。

华谊手里也不是没有牌。《八佰》证明了其投资眼光与运作优势,王中军本人的跨界朋友圈,在电影业也并不常见。4月28日,华谊公告增发募资22.9亿648⑿卸韵蟀ㄌ谘丁⒗铩⑸蕉锏取D壳案么卧龇⑸形椿衽

“王中军是个性情中人,也是他起来的原因,也是华谊跌落的诱发点。但做内容眼光,没得说。”从电影公司高管到影投负责人,多位行业核心人士均如此表态。

但另一头,华谊做实景,看空者不少。“华谊模式太轻了,导致无法对项目有足够控制权。现金流短缺,也注定无法长期投入。线下项目强调细水长流,这是华谊不具备的。”另有电影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

事实上,原有的电影巨头已经开始分流。博纳影业筹备上市,影院院线依旧是重要延展方向,光线则在投资动漫。每家巨头,都经历着大环境变迁及互联网公司的侵蚀。

路往哪走,每个操盘手都必须做出选择。

关键字: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栏目更新
  • 云南:2019年花卉总产值751.7亿元 鲜切花产量139.7亿枝
  • 伊朗报告新增死亡482例,前一天为 469例
  • 杰富瑞分析师:铜价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可能大涨;
  • 内蒙古自治区司法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吴铁城被逮捕
  • 1560实现财富自由你信吗? 售价398元的益姿美益生菌成本仅23元
  • 安馨微商官网改版后虚假宣传不断 2020年GMV突破12亿?
  • 辛巴燕窝遭王海打假后声明甩锅
  • 重磅 | 燕窝变糖水,“农民的儿子”辛巴变心了?
  • “网红”杀幽牙膏翻车!虚假宣传误导消费者 网议视点 昨天
  • 实锤!皙诗恋减脂糖果非法添加,生产工厂劣迹斑斑
  • SKV微商连载一:普通化妆品可以丰胸、治病? SKV微商之乱象
  • 黛汐微商产品存在虚假宣传 代理模式涉嫌传销
  • SKV微商连载二:美系三合一减肥产品或非法生产 代理制度涉嫌传销
  • DHV微商连载一:拥有200万粉丝的张馨月所创DHV涉嫌虚假宣传
  • 三里人家连载四:揭秘创始人夫子的成功秘诀 核心是让代理商不断升级
  • 品佳人连载九:三款美白产品套证产销 知名代工厂科丝美诗劣迹斑斑
  • 三年不鸣一鸣惊人 名臣健康溢价10倍并购两游戏公司暗藏利益输送
  • 倾后微商连载一:18个月从0到亿元的倾后品牌存在大量虚假宣传
  • 蔻琦微商连载一:黑马遭质疑 佘诗曼和林峯代言的蔻琦虚构公司实力
  • 中国商报社等多家媒体因报道森田面膜产品问题 被上海伸庭起诉道歉
  • 两部门:放开3家以上航企参与经营的国内航线的运价
  • 湖北:20天51个戏曲作品惠及观众2000多万人次
  • 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一勘探工人住地发生一氧化碳中毒 致5人死亡
  • 中方是否已计划同拜登团队接触?外交部回应
  • 不为人知的“合发全球”内幕(五):保险业务能维护其涉传体系的持续发展?
  • 可健可康:产品有效解决各种病症?宣传问题遭处罚仍旧不知悔改
  • 成都众银淘油集自用省钱分享赚钱?获非法社会组织认可的高新技术产品暗藏哪些风险?
  • 川奇药业遭质疑:关联公司因涉嫌传销未履责进失信黑名单
  • “臻味康”夸大产品功效遭质疑:“做代理豪赚一整年”被指涉嫌传销
  • 从“智慧谷”到“腾宇健康”,操盘手是张腾予还是张涛俊?
  • 河南仲景酒业被指涉嫌传销:“拼团+股权积分”模式暗藏哪些玄机?
  • “腾宇健康”旗下产品五花八门,“康疗源草本筋骨保健液”能让人旧骨换新骨?
  • “典”亮我们的生活丨给网络虚拟财产加设“放心锁”
  • 天津滨海新区超246万人核酸检测结果出炉:全部阴性
  • 120秒回顾 从“长五”发射到“嫦五”入轨全过程
  • 受托规模突破万亿元!你的养老金正在拼命赚钱
  • 湖北宜昌:0.18毫米超薄电子玻璃成功量产
  • 新冠“零号”病人或不只一位 病毒或有多来源
  • 上海已开展冷链食品采样检测13万余件 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 民政部:多措并举落实社会救助兜底保障
  • 梵蜜琳微商连载八:避重就轻转移话题 修改网站后起诉化妆品报
  • 蔻琦微商连载二:多款产品涉嫌虚假宣传 消费者购买需慎重
  • 品佳人连载十:诋毁淘宝商家不发货 广州品焉内训秘籍不靠谱
  • 蜗蜗微商连载八:虚假宣传集团公司 张越被曝利用失足少女发展微商
  • 奢姿微商连载一:神奇的果冻!排毒养颜、减肥瘦身、降血压血脂
  • 奢姿微商连载二:7级代理涉嫌传销 代理商揭秘硬核内幕
  • 奢姿微商连载三:法院查明奢姿发展代理套路 抑郁症患者成功脱坑
  • 壹知肤连载一:非法宣传专利 擦边“药妆”概念 虚假宣传不断
  • 拉芳家化第三季度恢复增长 净利润增长340.44%
  • 以负离子技术拓宽商路,宣扬把森林搬回家的可健可康是何来历?
  • 当事人亲历:慧泽系统投资人万念俱灰赴湖南炎帝办公楼慧泽财务室饮下农药
  • 回顾梦笙的前世今生:血液中涌动着“森米基因”,曾因违反《广告法》遭到处罚
  • 如何看待历朝历代的奇装异服现象
  • 煮雪烹茶,踏雪寻梅,湖心看雪……古人的“玩”雪指南
  • 流失英国25年,68件走私文物“回家”
  • 去仓库淘书,面对300万本书我不知所措
  • 追随一场迷人的生命之旅
  • 天津新增1名无症状感染者 为海联冷库相关人员
  • 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出炉!快来看哪个富豪离你最近
  • 解决央企采购交易痛点难点 中资阳光采购交易平台成立

  • 诺亚网 Copyright @ 201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