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domain name for sale,Price:3888usd [buy] help
贝因美集团妈妈购“星店”项目涉嫌传销:知名品牌为何铤而走险?
This web domain name is for sale,Price:3888usdto buyhelp
 | 国内 | 即时 | 国际 | 社会 | 民生 | 消费 | 财经 | 金融 | 公司 | 理财 | 房产 | 汽车 | 宇宙 | 科技 | 互联网 | 美食 | 时尚 | 旅游 | 健康 | 亲子 | 搞笑 | 百态 |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贝因美集团妈妈购“星店”项目涉嫌传销:知名品牌为何铤而走险?
2020-10-28 14:39:45 来源: 互联网

贝因美集团妈妈购“星店”项目涉嫌传销:知名品牌为何铤而走险?[0]

近日,社交财经注意到多家主流媒体曝光了贝因美集团妈妈购“星店”电商新零售项目因“不予退款,虚假宣传,虚假发货,客服不处理,涉嫌传销”等遭加盟商投诉。那么,为何如此多加盟商会集体投诉贝因美集团妈妈购“星店”项目呢?又为何被指涉嫌传销呢?

妈妈购“星店”项目被指涉嫌传销?

公开资料显示,妈妈购是国内大型知名母婴用品贝因美公司旗下的一个母婴电商子公司,同是售卖母婴用品、食物等的公司。据相关人士透露:“贝因美集团的宁波妈妈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青岛合众千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签署合作协议,运作妈妈购‘星店’项目。”

据天眼查APP显示,青岛合众千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7月3日,注册资本1000万,法定代表人朱文利。该公司2020年5月29日因“登记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与企业取得联系”,被胶州市市场监管局认定为“存在经营异常”。

而据相关投诉人表示,“妈妈购”的会员加盟方式为“缴纳288元成为妈妈购‘PLUS会员’,再缴纳7000元就可加盟成为贝因美妈妈购‘星店店主’”,“店主”可通过发展下线会员、分销商品,来获得返利和收入分成。

贝因美集团妈妈购“星店”项目涉嫌传销:知名品牌为何铤而走险?[1]

据悉,妈妈购“星店”体系共分为会员、Plus会员、星店、星店返利、平台管理费五大部分。其中,普通会员缴纳288元可升级为Plus会员,之后推荐Plus会员入会,可获得80元销售利润。如果缴纳6000元或7000元成为“星店”店主,则店内新增Plus粉丝,可获得补贴50元,同时享受店内粉丝的销售利润。

此外,“星店”返利模式从普通店主到五星店主共分为6个层级,其中普通店主可获得所有粉丝销售利润的5%;一星店主可获得粉丝销售利润的10%,升级条件是直接推荐30个Plus会员;二星店主可获得分店粉丝15%利润分成,升级条件是分店产生2个一星店主;三星店主可获得分店粉丝20%利润分成,升级条件是分店产生3个二星店主;四星店主可获得分店粉丝23%利润分成,升级条件是分店产生4个三星店主;五星店主可获得分店粉丝销售利润的26%,升级条件是分店产生5个四星店主。

“而最终导致‘星店’项目涉嫌传销的,正是其返利模式。”相关投诉人表示。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三方投诉平台公开指出妈妈购“星店”项目涉嫌传销或欺骗的加盟商不在少数。

此外,相关加盟店主表示,“妈妈购”平台推广事务的委托公司青岛合众千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今年6月在“店主”群发布通知称,由于主体公司“妈妈购”打电话、发信息不回复,只好以个人身份赠与每位星店店主价值7900余元的3台机器,同时要求店主们签署“解约协议”、“承诺书”,要求店主们承认“妈妈购”及合众千成公司“再无任何关系”,但这一要求遭到多数店主的拒绝。

据天眼查APP显示,“妈妈购”的运营主体是宁波妈妈购网络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3月20日,法定代表人王昌军。公司共有三家股东,大股东贝因美集团有限公司持股75%,二股东浙江星鹄科技有限公司持股20%,三股东珠海乐岽文化广告有限公司持股5%。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0月,宁波妈妈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王昌军被法院限制高消费,且该企业还与多个入驻商家及供应商发生法律纠纷。

贝因美妈妈购遭大量用户投诉

社交财经在黑猫投诉上发现,截止2020年10月23日,关于“贝因美妈妈购”的投诉达67条,“已回复”2条,已完成2条,其他均未处理。

贝因美集团妈妈购“星店”项目涉嫌传销:知名品牌为何铤而走险?[2]

据相关投诉人表示:“我是2018年上半年入驻的妈妈购,交了5000元保证金,参加了多次妈妈购搞的秒杀之类的活动,但半年来卖出去的货不到1000元,于是决定退店。2018年下半年申请退店,按照对方的程序完成了所有退店手续,但至今5000元保证金没有返还。联系了多次客服(包括运营经理等,之间换过人),客服一推再退,最后有个运营说妈妈购暂时没钱,正在四处筹钱,让我们等。”

“交了七千元后,所有的承诺与宣传都没落实,买东西发不了货,网红带货也没了,更有星店会员退不了款,最终收到了一个TCL的电视(这个电视当初他们承诺是用来投放门店或者在有人的地方安装进行网红直播带货的,收入归星店一部分),完全的诈骗,完全的拉人头传销。”相关投诉人表示。

“贝因美妈妈购公司以星店的名义全国各地拉人头,收我七千块钱的星店费用,说是打造网红团队,帮助星店卖货,给星店分红,收费后没有任何的服务,到现在平台瘫痪,,钱也不退,请有关部门给予调查,全国各地受骗的人很多,涉嫌金额巨大。”相关投诉人说道。

贝因美集团妈妈购“星店”项目涉嫌传销:知名品牌为何铤而走险?[3]

而针对涉嫌传销一说,据妈妈购官方客服回应,“星店”项目因配合工商部门整改而叫停。据悉,今年8月之前,贝因美公司官网仍为“妈妈购”提供链接入口,用户可以通过点击该链接下载“妈妈购”App客户端,但至9月初,贝因美官网已悄然撤下“妈妈购”的入口。

知名品牌为何纷纷被指涉嫌传销?

社交财经注意到,随着社交电商的热度逐渐褪去,其弊端逐渐开始显露,其中最大的问题莫过于“涉嫌传销”。除了贝因美,还有其他知名品牌也或多或少染上了“传销病”,其中就包括娃哈哈妙眠以及光明新零售。

据悉,娃哈哈妙眠于2019年11月22日开始面向全国招商,采用社交新零售的模式运营,今年2月28日举行产品发布会。会上杭州娃哈哈集团创始人宗庆后、娃哈哈代言人王力宏、赵雅芝与周导等全明星、企业家全力助阵娃哈哈妙眠产品上市。

贝因美集团妈妈购“星店”项目涉嫌传销:知名品牌为何铤而走险?[4]

但是据一份《免费自循环·区域新零售》的宣传材料显示,娃哈哈妙眠分为会员、门店、总代理3种销售方式。其中,会员购买的价格为399元/箱,复购320元/箱。分享一个会员奖励99元,分享会员复购,返自己20元仓券,可购买妙眠抵用。

“总代赚钱方式有多种,其中,招一个同级别的,卖的每箱货可获得10元,完成任务后,可赚5万元,总代直接招1万元的门店代理,只要门店代理完成一年的500箱的量,总代再退门店代理保证金,门店代理卖每一箱,总代可以赚40元的差价。”据相关代理商表示:“对于这1万元,门店代理如果再招一个1万元的门店代理,完成任务后,总代还有5000元可以拿,5000(元)也是无限拿,不管底下隔了多少层。”

“娃哈哈妙眠整个营销系统分为总经销、区代、总代、门店。按照区域代理的惯常思维,总经销按照区域划分进行区域代理招募,而事实上,娃哈哈妙眠的总代可以招募总代和门店,并从中受益。这种有悖常理的区代授权总代的模式,相当于“儿子生老子”的模式,并且“老子”还可以再生“老子”,再终形成一种无尽模式。而娃哈哈妙眠这种“区代”发展“总代”和“总代”发展“总代”的模式,使得整个营销系统看起来有些混乱,也为某些公司收割下线保证金提供了便利。”相关人士透露。

贝因美集团妈妈购“星店”项目涉嫌传销:知名品牌为何铤而走险?[5]
  光明新零售奖金制度

除了娃哈哈妙眠,还有另外一家打着“光明”旗号的新零售平台。据悉,光明新零售的奖励制度,会员被分为创客、区代、总代、合伙人、联合创始人、董事6个层级。其中,消费者购买1套光明膳纤饮即可成为创客,享受33元的产品进价和10元利润收入。

此外,从区代开始,会员可以享受团队收益,拿伞下所有团队成员的销售利润分成,层级越高,其所享受的团队收益也越高。但相应的,如果要享受这些奖励,会员所投入的资金和发展的团队人数也呈梯级式发展。光明新零售还为最高级别的会员设置了平级分红奖励,即依据当月完成的销售业绩给予不同比例的提成,最低完成10万可获得2%的提成,最高完成300万可获得10%的提成。

对此,不少主流媒体质疑其模式涉嫌传销。那么,以上知名品牌为何会铤而走险呢?“从目前来看,国内的电商渠道正在发生激烈的碰撞,且渠道变得更为复杂,诸多社交新零售公司为了加强终端建设的落地,需要大量的资金量投入,以及加快资金周转,所以不难看到诸多社交新零售平台在推广产品方面可能会出现违规现象,包括现在涉嫌传销。”相关人士透露:“此外,诸多不知名的社交电商需要借知名品牌迅速打开销路,原本初心是好的,却忽略一些潜在的风险,根据《禁止传销条例》规定的内容,只要具有‘拉人头’‘交入门费’‘层级计酬’的特点,就会被认为是传销,而外界极易忽略其是否实际销售商品或服务、商品或服务价值是否明显低于销售价格等因素。”

文章来源:社交财经

关键字:传销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栏目更新
  • 四季度营收占比过半 *ST融捷遭问询:合理吗
  • 泰国计划4月份开放接待外国游客 两措施替代隔离
  • 商务部:消费仍然是经济稳定运行的“压舱石”
  •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存在很多问题
  • 云南香格里拉大力发展文旅产业:旅游路带动乡村富
  • 手慢无!恒大线上带货666套房源秒空
  • 美国180名公共卫生官员离职;
  • 郭施亮:支撑茅台创新高的逻辑是什么
  • 黄湘源:退市新规应抓紧推进和落实
  • 男子将上门寻衅滋事者打伤被追究刑责引争议
  • 上证指数下午开盘报3480.53点,跌幅1.05%;沪深300指数下午开
  • 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 云南规划建设1万个美丽村庄
  • 从光线到乐视 张昭终带着职业生涯中的“魔咒”离去
  • Bitstamp比特币现货日内涨幅达到5.03%,报37462.96美元/枚
  • 铁翼为犁 播种新绿――空军某运输搜救团一大队飞播造林39载记事
  • 1月份国家铁路货运量再创历史新高 电煤运量增长强劲;
  • 1月份国家铁路货运量再创历史新高 电煤运量增长强劲
  • 墨西哥卫生部表示,卫生监管机构已授权使用SPUTNIK V疫苗
  • 买了车却安不了充电桩!小区物业竟成“拦路虎”?业主无奈花费
  • 证券日报头版评论:“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给资本市场带来什么
  • 稳住外资外贸基本盘,今年怎么干
  • “能够确保养老金准时足额发放”——人社部回应就业社保热点问题
  • 狂赚280%!高瓴资本减持计划出炉,“高端零食第一股”稳得住吗?
  • 沈阳天气:今有暖阳 明儿雨夹雪后天大风降温
  • 全面测试和检验比赛场地、场馆运行等 冬奥筹办迎来“模拟考”
  • 上海地方国企去年实现营收3.71万亿
  • 石家庄:客运站均已恢复市际客运
  • 女子逛商场划烂20件衣服,总价1.6万元,原因让人无语
  • 航天科技集团:今年中国航天发射次数有望突破40次
  • 河北:小学阶段作业不出校门
  • 河北省市场监管局公布最新一批市场监管领域违法典型案件
  • 新增3项!今年河北优化调整20项民生工程
  • 秸秆还田助河北省耕地质量提升约0.2个等级
  • 河北元宵节食品监督抽检全部合格
  • 【吉镜头】“穿越”长拖
  • 深圳投14亿开展义务教育课后服务 “三点半放学”难题能解决吗?
  • 新时代少先队工作的战略部署
  • 从战略高度确立推动新时代少先队工作纵深发展的长效机制
  • 80后梁岳:争当合格传承者
  • 正是踏青赏花好时节
  • 教育部:全国已具备全面正常安全开学条件
  • 国家卫健委:4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0例 其中本土病例6例
  • 泛美卫生组织:有3种变异新冠病毒在美洲传播
  • 美候任商务部长称无理由将华为中兴移出限制名单,外交部回应
  • 国家卫健委:3日新增确诊病例30例 其中本土病例17例
  • 最高检、公安部发布惩治妨害疫情防控秩序犯罪典型案例
  • 大连本土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清零”
  • 福清突发心梗猝死司机被认定为工伤
  • 北京今起疫情发布将隐去年龄性别
  • 最高日检测通量可以突破百万 “火眼”是这样炼就的
  • 证监会:交易所将修改可转债投资者适当性规则
  • 70城房价上涨!都谁在买?春节后新一波涨价?
  • 广西南宁虎邱村周边设置五个检测点 连夜进行核酸检测
  • 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唯品会涉嫌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立案调查
  • “博士村”其实没有神话 中国乡村教育的“逆水”样本
  • 印尼彻夜进行坠毁客机搜救行动 部分遇难者遗体被发现
  • 庐江县委书记赴阿里巴巴总部看望薇娅 颁发招商大使聘书
  • 北京暂停对外开放宗教场所、暂停集体宗教活动
  • 万科物业电梯广告收益全面公开 业主用App随时可查收支明细
  • 青海银行原董事长贪腐细节:购私宅藏贪腐物品,丈夫不知门牌号

  • 诺亚网 Copyright @ 201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