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domain name for sale,Price:3888usd [buy] help
商品同质化严重、品质受到诟病 “十元店”何去何从
This web domain name is for sale,Price:3888usdto buyhelp
 | 国内 | 即时 | 国际 | 社会 | 民生 | 消费 | 财经 | 金融 | 公司 | 理财 | 房产 | 汽车 | 宇宙 | 科技 | 互联网 | 美食 | 时尚 | 旅游 | 健康 | 亲子 | 搞笑 | 百态 |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商品同质化严重、品质受到诟病 “十元店”何去何从
2020-10-13 08:04:11 来源: 互联网

□ 本报记者  赵 丽

□ 本报实习生 孙一菲

六七块钱一瓶的指甲油、四五块钱一个的分装盒、两三块钱一根的头绳……近年来,一些品牌连锁的“十元店”和个人独立经营的“一元店”“两元店”不断出现,吸引了络绎不绝的顾客进店消费。

近期,上海市药监局发布的化妆品抽检质量公告显示,名创优品一款指甲油三氯甲烷含量超国家标准限值的1400多倍,该公司申请复检,但经深圳市药品检验研究院复检,结果仍不合格。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十元店”中的领军人物,名创优品商品的质量问题并非首次被曝光。今年6月,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布,标称名创优品经销的“KaKao Friends”单耳苹果碗被检出三聚氰胺迁移量不合格。

受此影响,有关“一元店”“十元店”所售商品的质量问题也引起了社会的关注。《法治日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目前在多家小商品店,10元以内商品占比明显下降,“百元货”逐渐登堂入室。一些商品不仅同质化严重,品质也受到消费者诟病,一些店铺还靠“假打折”吸引消费者。

大多数设在商场内

商品价格并不便宜

《法治日报》记者在北京市内搜寻发现,大多数“十元店”均为开设在商场内的连锁品牌分店,如miniso名创优品,Nome诺米等,只有极少数“十元店”开在大栅栏等地,且店内人流量远不及名创优品等连锁店。除此之外,日本元老级“百元店”(100日元约合6元人民币)DAISO大创也在北京拥有两家分店,分别位于丰台区、昌平区,均距离市中心较远。

在大栅栏一家“十元店”里,《法治日报》记者看到,该店铺面积较小,商品排列较乱,所售卖商品以生活日用品、服装配饰以及小玩具为主,除个别产品外,绝大多数商品价格均不超过10元。《法治日报》记者在店内挑选商品时发现,大部分产品质量远不如市场上售卖的同类商品。以腰带为例,该店所售腰带质量较差,个别腰带甚至出现轻微开裂等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店面位于游客众多的商业街,且店门口的广播循环播放着“清仓甩卖”,但店内仍无顾客身影。据店主描述,没有客人光顾是常态,“偶尔有客人进店,但大多也是转一圈就走了,不会买东西”。

多位路人表示,自己是来北京玩的游客,“‘十元店’这种,哪里都有,没必要花时间去逛”。也有人表示,“在门口看一眼感觉店内比较乱,卖的东西质量也不是很好,就不进去了”。

与大栅栏这家“十元店”不同,名创优品或诺米等连锁店大多开在商场内,且店内陈设较为简约规整,商品种类也更为全面,既有日用品,也有食品、彩妆、护肤品、电子产品等。同时,店内人流量较大,既有闲逛的顾客,也有买东西的客人,与位于大栅栏的无人问津的“十元店”形成了鲜明对比。

《法治日报》记者注意到,随着市民消费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装修精美的“十元店”开进商场。从针线盒、螺丝刀、橡皮筋到耳机、音箱、加湿器,商品的价格在几元至数百元不等。许多售价真正在10元以内的商品,集中在文具、餐具、零食等几个品类,而店内其他商品价格并不便宜。不少消费者也表示,当初以“10元优质生活”吸引人的“十元店”,现在越来越贵了。

年轻群体褒贬不一

山寨商品令人诟病

调查显示,10元店的消费者大部分是18岁至35岁的女性用户,包括高中生、大学生以及白领用户,她们是整个零售市场都在争夺的优质群体,其对于性价比的要求很高。

作为“十元店”的主要消费群体,年轻人的态度褒贬不一。在采访过程中,几乎所有受访对象均表示,提及“十元店”,第一反应便是街边小店,并非名创优品等品牌连锁店。

有关街边“十元店”,北京大二学生周淼认为:“存在就说明还有其必要性,在学生时代可以满足自己买点儿东西的心理需求,是可以放学之后去逛一逛的地方,但是现在比较少见了。”

对于可能存在的质量问题,周淼说并不在意,因为在购买时已经默认商品质量可能会比较差。此外,也有受访的北京大学生表示,“十元店”价格便宜但质量一般,只会去买短期用的,不需要考虑质量的东西。

与学生群体不同,在北京某互联网公司上班的谢女士表示,因为更相信品牌或大的连锁店,所以一般路边的小店自己即使遇到也不会进去逛,更不会购买“十元店”的商品,会担心质量问题。

在对待连锁品牌“十元店”的态度方面,几乎所有受访者均表示会经常光顾,但是否购买商品取决于自身是否需要以及商品种类。从事新媒体运营的刘女士表示会买发圈、拖鞋等杂物,但不会买电子类产品及护肤品等,“主要还是要看质量吧,电子类和护肤品还是更习惯于去专柜买”。谈及选择连锁品牌“十元店”的原因时,刘女士称“主要是方便,开在商场里,省了去其他地方买东西的时间。况且这个店也算是品牌店,质量应该也比外面小店好一些”。

在北京某高校读研究生的陈舟针对连锁品牌“十元店”的问题表示,自己很喜欢光顾类似的店面,但主要是为了消磨时间,“之前买过一些化妆品,质量一般而且也不好用,所以后来就很少再买东西了,但还是会去照镜子,试戴帽子什么,只是逛完就走了”。

虽然一些知名品牌的“十元店”用性价比收获了一些消费者的喜爱,但不可否认的是,近年来崛起的“十元店”内浓重的山寨风常为人诟病。“山寨商品的聚集地”,一度是消费者对“十元店”的印象。

“比如,一些‘十元店’里有不少仿大牌的香水。”陈舟说,一瓶50ml的“花淡香水”,在“十元店”里只需要39元,而正品价格为760元。

产品同质化较严重

货源信息含糊不清

目前,网络上有许多“十元店”加盟的网站以及推广广告。《法治日报》记者随机点进3家网站进行了询问,除一家网站提供的电话无人接听外,另外两家网站均采用“用户自主留言+等待回复”的形式,即用户留下个人手机号码及加盟地址后,网站工作人员会将信息发送给相关地区负责人,用户只需保持手机畅通,等待品牌方回电并进行具体加盟细节的沟通。

受国庆假期影响,网站方表示,可能需等待一至两个工作日后才能得到品牌方回电。截至发稿前,《法治日报》记者仅与一家总部位于广州的“十元店”取得了联系。

在沟通一开始,品牌方会询问门店地址,并给予关于门店选址的建议。随后,该企业负责人表示,公司会派人进行店面装修指导、店员店长培训等,这些均不收取额外费用,“加盟者只需要负担门店租金、装修花费及进货成本,无需支付额外的加盟费及商标使用费,总体算下来,有六七万元初始预算就足够了”。此外,该企业负责人还强调,在后期店面运营过程中,一切收益由加盟者自由安排,总部不会进行抽成。

但谈及有关商品货源问题时,企业负责人并未给予明确的答复,仅表示可以保证质量,且商品由总部统一配货,第一次进货建议加盟者自己到总部挑选,之后可以通过企业线上商城进行选购,企业会直接配送至店面。同时,负责人补充说,“在实际售卖过程中,如果发现有东西不好卖或者过季卖不出去了,可以统一回收,并按照进价给加盟者退款”。

不过,尽管《法治日报》记者反复询问,但对于商品的具体生产厂商等信息,企业负责人并未给予答复,仅表示具体细节可前往总部进行实地考察与沟通。

与上述“十元店”加盟过程不同,一些大品牌的加盟流程则更为清晰。在名创优品官网,清晰地列明了店铺“投资条件”“投资政策”“投资流程”“货品保证金制”以及“投资服务政策”五类信息。

在招聘方面,工作人员“由公司统一招聘,招聘费用及人员工资由投资商支付”。在加盟费用方面,以名创优品为例,除门店租金装修等费用外,加盟需支付特许商标使用金、货品保证金和装修预付金,且营业额需与公司总部分成。有关店内货品质量及制造商等信息,名创优品官网仅是列出莹特丽、奇华顿、嘉诚工业三大制造商为其合作供应商,并未给出更为详细的制造商或货源信息。

此前,据媒体报道,从货源来看,几乎所有“十元店”的来源都差不多,比如服装通常是在广东生产的,饰品则大多来自浙江义乌。门槛低、产品同质化的问题,也导致市场中的“十元店”良莠不齐。

关键字: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栏目更新
  • 云南:2019年花卉总产值751.7亿元 鲜切花产量139.7亿枝
  • 伊朗报告新增死亡482例,前一天为 469例
  • 杰富瑞分析师:铜价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可能大涨;
  • 内蒙古自治区司法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吴铁城被逮捕
  • 1560实现财富自由你信吗? 售价398元的益姿美益生菌成本仅23元
  • 安馨微商官网改版后虚假宣传不断 2020年GMV突破12亿?
  • 辛巴燕窝遭王海打假后声明甩锅
  • 重磅 | 燕窝变糖水,“农民的儿子”辛巴变心了?
  • “网红”杀幽牙膏翻车!虚假宣传误导消费者 网议视点 昨天
  • 实锤!皙诗恋减脂糖果非法添加,生产工厂劣迹斑斑
  • SKV微商连载一:普通化妆品可以丰胸、治病? SKV微商之乱象
  • 黛汐微商产品存在虚假宣传 代理模式涉嫌传销
  • SKV微商连载二:美系三合一减肥产品或非法生产 代理制度涉嫌传销
  • DHV微商连载一:拥有200万粉丝的张馨月所创DHV涉嫌虚假宣传
  • 三里人家连载四:揭秘创始人夫子的成功秘诀 核心是让代理商不断升级
  • 品佳人连载九:三款美白产品套证产销 知名代工厂科丝美诗劣迹斑斑
  • 三年不鸣一鸣惊人 名臣健康溢价10倍并购两游戏公司暗藏利益输送
  • 倾后微商连载一:18个月从0到亿元的倾后品牌存在大量虚假宣传
  • 蔻琦微商连载一:黑马遭质疑 佘诗曼和林峯代言的蔻琦虚构公司实力
  • 中国商报社等多家媒体因报道森田面膜产品问题 被上海伸庭起诉道歉
  • 两部门:放开3家以上航企参与经营的国内航线的运价
  • 湖北:20天51个戏曲作品惠及观众2000多万人次
  • 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一勘探工人住地发生一氧化碳中毒 致5人死亡
  • 中方是否已计划同拜登团队接触?外交部回应
  • 不为人知的“合发全球”内幕(五):保险业务能维护其涉传体系的持续发展?
  • 可健可康:产品有效解决各种病症?宣传问题遭处罚仍旧不知悔改
  • 成都众银淘油集自用省钱分享赚钱?获非法社会组织认可的高新技术产品暗藏哪些风险?
  • 川奇药业遭质疑:关联公司因涉嫌传销未履责进失信黑名单
  • “臻味康”夸大产品功效遭质疑:“做代理豪赚一整年”被指涉嫌传销
  • 从“智慧谷”到“腾宇健康”,操盘手是张腾予还是张涛俊?
  • 河南仲景酒业被指涉嫌传销:“拼团+股权积分”模式暗藏哪些玄机?
  • “腾宇健康”旗下产品五花八门,“康疗源草本筋骨保健液”能让人旧骨换新骨?
  • “典”亮我们的生活丨给网络虚拟财产加设“放心锁”
  • 天津滨海新区超246万人核酸检测结果出炉:全部阴性
  • 120秒回顾 从“长五”发射到“嫦五”入轨全过程
  • 受托规模突破万亿元!你的养老金正在拼命赚钱
  • 湖北宜昌:0.18毫米超薄电子玻璃成功量产
  • 新冠“零号”病人或不只一位 病毒或有多来源
  • 上海已开展冷链食品采样检测13万余件 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 民政部:多措并举落实社会救助兜底保障
  • 梵蜜琳微商连载八:避重就轻转移话题 修改网站后起诉化妆品报
  • 蔻琦微商连载二:多款产品涉嫌虚假宣传 消费者购买需慎重
  • 品佳人连载十:诋毁淘宝商家不发货 广州品焉内训秘籍不靠谱
  • 蜗蜗微商连载八:虚假宣传集团公司 张越被曝利用失足少女发展微商
  • 奢姿微商连载一:神奇的果冻!排毒养颜、减肥瘦身、降血压血脂
  • 奢姿微商连载二:7级代理涉嫌传销 代理商揭秘硬核内幕
  • 奢姿微商连载三:法院查明奢姿发展代理套路 抑郁症患者成功脱坑
  • 壹知肤连载一:非法宣传专利 擦边“药妆”概念 虚假宣传不断
  • 拉芳家化第三季度恢复增长 净利润增长340.44%
  • 以负离子技术拓宽商路,宣扬把森林搬回家的可健可康是何来历?
  • 当事人亲历:慧泽系统投资人万念俱灰赴湖南炎帝办公楼慧泽财务室饮下农药
  • 回顾梦笙的前世今生:血液中涌动着“森米基因”,曾因违反《广告法》遭到处罚
  • 如何看待历朝历代的奇装异服现象
  • 煮雪烹茶,踏雪寻梅,湖心看雪……古人的“玩”雪指南
  • 流失英国25年,68件走私文物“回家”
  • 去仓库淘书,面对300万本书我不知所措
  • 追随一场迷人的生命之旅
  • 天津新增1名无症状感染者 为海联冷库相关人员
  • 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出炉!快来看哪个富豪离你最近
  • 解决央企采购交易痛点难点 中资阳光采购交易平台成立

  • 诺亚网 Copyright @ 201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