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domain name for sale,Price:3888usd [buy] help
1个月内跑路15家,卷款数十亿!长租公寓的“庞氏骗局”有多狠
This web domain name is for sale,Price:3888usdto buyhelp
 | 国内 | 即时 | 国际 | 社会 | 民生 | 消费 | 财经 | 金融 | 公司 | 理财 | 房产 | 汽车 | 宇宙 | 科技 | 互联网 | 美食 | 时尚 | 旅游 | 健康 | 亲子 | 搞笑 | 百态 |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1个月内跑路15家,卷款数十亿!长租公寓的“庞氏骗局”有多狠
2020-09-24 19:08:25 来源: 互联网

平地一声惊雷起,万顷风雨加于身,割韭菜的镰刀,这次伸向了与生活最紧密的租房。

8月20日,海南每天房屋租赁郑州公司人去楼空,300多名业主和800多位租客混战到了一起;

8月24日,上海岚越公寓在浦东的办公室连夜消失,报案者将派出所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8月27日,杭州长租公寓友客被查封,有人刚交了2万多房租,中介就携款潜逃,留下一地鸡毛;

1个月内跑路15家,卷款数十亿!长租公寓的“庞氏骗局”有多狠[0]

8月29日,杭州巢客长租公寓跑路,惨遭血洗的房东和租客已建立起10多个微信群,等待维权。

冰山一角下,藏着更残酷的真相。据不完全统计,近一个月内,全国有超15家房屋租赁公司的创始人或负责人失联,波及四川、浙江、华南、华东等省份和地区,无数租客面临无家可归的困境,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元。

1个月内跑路15家,卷款数十亿!长租公寓的“庞氏骗局”有多狠[1]
  ▲部分跑路名单 图/运营研究社

曾被视为风口、深受追捧,到如今谈“租”色变、臭名昭著,密集爆雷的长租公寓,已沦为彻头彻尾的“庞氏骗局”。

01

“高收低租”的模式

从开始就挖好了坑

细细追溯这些出事的长租公寓,不难发现其共性:都是因为“高收低租”的经营模式出了问题,导致翻车。

所谓“高收低租”,即租赁公司们以高价从房东处收取房源,再以低价出租。比如,一个房东打算以6000元的价格出租一套房,长租公寓以6500元的价格拿到房源,再以5000元转给租客。

1个月内跑路15家,卷款数十亿!长租公寓的“庞氏骗局”有多狠[2]
  ▲图/终结诈骗

乍一听倒像是在做“慈善”,但事出反常必有妖,这种与正常定义中“低买高卖”的商业模式背道而驰的做法,是一个早有预谋的陷阱。

长租公寓企业们不计成本高价收房,并非没有条件,通常房东要和他们签署一年以上的出租合同,但对应的租金只能1个月1付。

低价诱饵抛出后,求租者自然趋之若鹜,长租公寓以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为由,提出想要便宜房子,租金须交满一年。

看似必亏的生意,其实中间产生的现金流相当可观:通过收租户一年租金,给房东一个月的租费,就得到了11个月的“时间差”。

再来算笔账。一套房子,假如平均每个月3000元,一次性就能收到36000元;如果有100套房源,那就是360万元现金;如果有1000套房源,那就是3600万元;如果有10000套房源,那就是3.6亿元(堪比一次大额融资)。

若是碰上囊中羞涩的租客,长租公寓企业还有“租金贷”作为后招。求房心切的租客们被忽悠去指定的借贷机构,以5%左右的低利率签署长期贷款合同,长租公寓还是能一次性拿到全年租金(金融机构与长租公寓企业是一笔结清的)。

1个月内跑路15家,卷款数十亿!长租公寓的“庞氏骗局”有多狠[3]

依靠租金贷,长租公寓们既可以拿下初入社会的年轻人这一庞大的租房群体,又可以将租客租金包装成“资产”,提前从金融机构套取大量现金,积蓄资金池,形成财务杠杆,一本万利。

分析到这里,有没有品出熟悉的味道。直白来说,“高收低租”的运营模式,瞄准的根本不是利润,而是租金,这和P2P等非法集资的玩法如出一辙,只不过曾经的标的是“理财产品”,现在则是“出租房”。

1个月内跑路15家,卷款数十亿!长租公寓的“庞氏骗局”有多狠[4]

所以,这种逆操作,注定是条不归路。高速扩张下,为不断吸纳新房源,做大市场规模(赢得资本青睐),“高价抢房”的价格战打得如火如荼。

眼见缺口太大,部分长租公寓企业又将圈来的钱挪作其他投资,短期内无法收回,资金平衡被打破后,庞氏链条自然无法再顺利运转,卷款跑路成了上策。

在信息极度不对称的情况下,负债和风险直接转嫁给了租客和房东,这已不止是阴损,而是真正的诈骗。

“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东窗事发后,全国数以万计的房东和租客成了无辜的“背锅侠”,在上海岚越公寓的维权群里,大部分租客损失都在五位数以上,被迫流离失所。

1个月内跑路15家,卷款数十亿!长租公寓的“庞氏骗局”有多狠[5]
  ▲图/澎湃新闻

无意苛责房东,毕竟房东也是受害者,很多房东都是“以租养贷”,租金来源被切断后,极有可能陷入断供危机,今年2月以来,房东群体还曾遭受长租公寓的“强制降租”风波,不同意就不给打房租。

雪上加霜的是,尽管长租公寓已原地遁逃,“租金贷”还在吸着租客们的血。长租公寓欠着金融机构的尾款一天不付清,合同就无法解除,租客们就得按时还贷(即使早已退租),否则就会留下征信污点,承担逾期费用,最可怕的是,这种无底洞是看不到尽头的。

“为消除征信的不良影响,我选择了报警,但等定性的时间太长,现在只能选择以受欺诈为由提起撤销合同的民事诉讼。”一位匿名受害者透露,在自己的征信系统上,目前显示还有4万多元的贷款没还。

1个月内跑路15家,卷款数十亿!长租公寓的“庞氏骗局”有多狠[6]

这种以牺牲消费者所有权益,来牟取私利的做法,已彻底脱离了一个正常行业该有的模样。

02

从风口到臭名昭著

长租公寓自食恶果

最初的“长租公寓”,是被寄予厚望的。

与传统中介公司不同,长租公寓凭借服务全面、体验度优秀、安全性高、品牌保证等优势,跃升为地产领域新业务的最大风口。

1个月内跑路15家,卷款数十亿!长租公寓的“庞氏骗局”有多狠[7]

国家政策、金融、房源、税收等全方位的支持,也为长租公寓的燎原添了一把火。2017年,广州等地方政府还推出“租购同权”,宣布租赁产权跟房屋产权享有同等权利。

2018年,城镇化进程的推进,使得城市租赁市场迎来井喷,租赁人口高达1.9亿人,市场规模超万亿。根据预测,2030年我国租赁人口将达2.7亿人,整体市场规模达4.2万亿元。

1个月内跑路15家,卷款数十亿!长租公寓的“庞氏骗局”有多狠[8]

也正是这两年间,入局者纷至沓来,投资机构给出的估值水涨船高。按出身不同,长租公寓市场衍生出几大派系:包括地产系,如万科泊寓、龙湖冠寓等;物业系如自如、美丽屋等;互联网资本为主的资本系如蛋壳公寓、青客公寓等。

风光背后,被刻意掩盖的危机渐渐暴露出来。长租公寓的利润并不高,据《2019租赁住宅行业白皮书》显示,国内20个重点城市中,公寓租金回报率仅为1%~3%。

而长租公寓走的又是重资产模式,为提升竞争力,长租公寓在取得房源后,通常会进行内部改造,这种类似“二房东”的角色,占据长租公寓市场的主流。

业内人士曾算过长租公寓的成本,一栋长租公寓大概在100间房左右,装修和家电成本在6万元左右,整栋成本在600万。

而在一线城市,一套28平米的长租公寓,租金约在2600元上下,100间房的每月租金约为26万元,一年不过312万元。

1个月内跑路15家,卷款数十亿!长租公寓的“庞氏骗局”有多狠[9]
  ▲图文无关

事实上,长租公寓空置率在40%~50%之间都是常态,这就意味着,100间房中,只能租出去60套,每年租金收入仅为187.2万元。

这意味着,长租公寓企业只能通过规模效应来摊薄成本,兼之来自风投的压力,长租公寓在激进扩张的道路里越陷越深。

拥有更多的房产资源,代表前期建设及改造投入更大,资金流动性也会更差430。由于高昂的利息和运营成本存在,“借新还旧”的操作想要持续,每次募集的资金规模,都得比之前更大,极度依赖“资金池”的后果是,只要有一环出了差错,“爆雷”是必然结局。

这种天生畸形的商业模式,本身没有造血能力,又何来盈利。6月18日,蛋壳公寓创始人高靖被地方政府部门带走调查,蛋壳股价连续下挫,后又被扒出连续三个财年亏损,2017至2019年,蛋壳公寓净利润分别为-2.72亿元、-13.7亿元、-34.37亿元。

与此同时,万科、朗诗、远洋等房企均在不同程度上相继宣布“割裂”长租公寓业务,甚至开始出售产权。

截至2019年底,全国爆仓的长租公寓品牌超过50家,估值出现大滑坡,哄抬租金、虚假房源、售后推诿等丑闻缠身。

祸不单行,突入而来的疫情“黑天鹅”,无疑加速了结局的到来。空置率的陡然升高,使得回款速度滞缓,牵一发而动全身,崩盘来得又快又狠。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显然,长租公寓选择了后者。

03

跑路前夕疯狂捞钱

维权之路道阻且长

鲁迅曾说:“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人心。”这句话放在如今的长租公寓身上,一语成谶。

一家公司的经营状况,不会在朝夕之间就出现质的改变,问题爆发前,常1fa0缬性ふ祝党毙谟恐校褚飧罹虏苏卟⒉辉谏偈

杭州“友客公寓”在出事前的一个月,疯狂成立了8家分公司。在此期间,友客还在大肆收房,以杭州都会山为例,该楼盘今年5月底刚刚交付,就被迅速盯上,很多业主都将房子委托了过去,简直细思极恐。

1个月内跑路15家,卷款数十亿!长租公寓的“庞氏骗局”有多狠[10]

另一家“巢客公寓”的做法则更为荒唐。被证实多次更改公司名称,从原来的巢客房地产,改成巢客遇家,频频爆雷后,又摇身一变为“适享科技”,继续兴风作浪,直到彻底玩不下去,法人、股东、财务来了个全面大撤退。

1个月内跑路15家,卷款数十亿!长租公寓的“庞氏骗局”有多狠[11]

可恨的是,这些大肆捞钱的企业并不会得到预想中的严惩,作为“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无需承担连带责任,一旦宣布破产,只需按照注册资金来赔付(比如注册资金100万,仅赔付100万)。

与卷走的上亿血汗钱比起来,实属九牛一毛。挨过风头后,已经实现财务自由的CEO们,大可再开家公司,照样潇洒人间,至于身心煎熬的租客和房东,好走不送。

1个月内跑路15家,卷款数十亿!长租公寓的“庞氏骗局”有多狠[12]
  ▲维权中的租客和房东

长久以来,这些黑心长租公寓企业,敢明目张胆洗钱的原因在于,租客的租金,并没有得到有效监管,游走官方管控之外。

幸好,政府已经看到了这一点。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发布《关于进一步落实住房租赁资金监管相关工作的通知》,要求住房租赁企业从8月31日起将相关租赁资金都缴入专用存款账户管理,“托管式”住房租赁企业需要在9月30日前根据要求完成风险防控金缴纳。

9月1日开始,上海、广州、海口、合肥、西安等七个城市先后发布风险提示或住房租赁资金监管措施,明令禁止贷款合同不应嵌入租房合同中,与此同时,成都市住建局正式开展住房租赁企业专项排查工作。

眼下,在全国数百个维权群里,租客和房东们还在苦苦等待结果,生活已严重受到影响。根据受理情况,经侦支队将请到专业审计部门,查看资金流向,以进一步取证调查。

谁能想到,兴盛一时的长租公寓,竟亲手将自己送上了穷途末路,在资本的裹挟,和跑马圈地的快感下,最终迷失了初心。

1个月内跑路15家,卷款数十亿!长租公寓的“庞氏骗局”有多狠[13]

租房这件事沦为以小博大的赌局后,鲜少有人再去关注提升服务和优化产品。殊不知,决胜的关键恰恰是要落到每一间房,每一个业主和每一个租户上的。

很可惜,曾经的屠龙者已不愿回头,在变成另一条恶龙之后,还是坠入了曾经凝视过的深渊。

关键字: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栏目更新
  • 东北制药丹东医药公司违法销售劣药 被辽宁药监局处罚
  • 山西乡宁县西交口乡林权证多年不发放公益林补偿款谁领了
  • 伊朗石油部官员Amir Hossein Zamaninia当选2021年OPEC理事会主席
  • 新秀和治友德荣获“2020营养健康产业
  • 臻味康夸大产品功效遭质疑:做代理豪赚一整年被指涉嫌传销
  • 炎帝生物再遭质疑:慧泽系统原始股投资人千万资金疑“打水漂”?
  • 南阳市监局回应“大宗农产品交易中心涉嫌传销”:成立专案组
  • “天使之泪”又一个抢单互助资金盘,即将崩盘,赶快下车!
  • 仲景酒业、河南省仲景药馆拼团拉人头涉嫌传销
  • 云养猫、云养牛、云种树...新概念“云诈骗”你知道多少?
  • 金科“伟业”:产品宣称包治百病,多级奖金制度牟取暴利?
  • 投资32500元,产品免费吃秒排毒,河南源隆生物涉嫌传销
  • “合发全球”内幕二:操盘手联手“三河资本”鼓吹上市继续收割?
  • 成都众银淘油集自用省钱分享赚钱?所谓高新技术产品暗藏哪些风险?
  • 借“物联网”名义涉嫌传销:云南裕善源物公司被立案调查
  • “中国济深基金”是民族资产解冻诈骗,终究没有跑掉,请看原因..
  • 成都众银淘油集自用省钱分享赚钱?所谓高新技术产品暗藏哪些风险
  • “脱糖电饭锅不脱糖”,打造爆款不能靠虚假宣传
  • 怕了没?骗子们已经不再索要验证码了,他们可以自己去“拿”了
  • 益姿美微商虚假宣传不思悔改 多层代理制度或涉嫌传销
  • 【康康·小康】绿色津城:绿水青山背后的“英雄联盟”
  • 国务院安委办赴16省份 排查治理油气储存和长输管道企业安全隐患
  • 国家林草局:对野生动物养殖户的停业补偿工作已完成90%以上
  • 中消协:汽车4S店服务满意度北高南低 维权仍有痛点
  • 三亚一小女孩凌晨独坐路边埋头不语 路管员暖心守护助团聚
  • 华设高峰论坛暨华设设计集团成立六十周年大会在宁举行
  • 青岛六旬老人寒风中赶公交手被冻红,女驾驶员一个举动暖爆了!
  • 西媒:西方应深入学习中国脱贫模式
  • 安徽:总投资超1200亿元的188个重大项目集中开工
  • 东莞启用国内首个以杨振宁名字命名的教研楼
  • 伊利联手江苏农垦打造华东最大奶源基地
  • 两部门:放开3家以上航企参与经营的国内航线的运价
  • 湖北:20天51个戏曲作品惠及观众2000多万人次
  • 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一勘探工人住地发生一氧化碳中毒 致5人死亡
  • 中方是否已计划同拜登团队接触?外交部回应
  • 不为人知的“合发全球”内幕(五):保险业务能维护其涉传体系的持续发展?
  • 可健可康:产品有效解决各种病症?宣传问题遭处罚仍旧不知悔改
  • 成都众银淘油集自用省钱分享赚钱?获非法社会组织认可的高新技术产品暗藏哪些风险?
  • 川奇药业遭质疑:关联公司因涉嫌传销未履责进失信黑名单
  • “臻味康”夸大产品功效遭质疑:“做代理豪赚一整年”被指涉嫌传销
  • 现场!巨大火球突降日本:夜空瞬间被照亮 多地民众目睹
  • 山西长治公安局:不存在民警酒后执法 对抹黑诬陷者做进一步调查
  • 列车吸烟区“存在即合理”? “普快”禁烟亟待普及
  • 拘得好!男子做核酸检测因“嗓子不舒服”殴打护士被拘留7日
  • 梵蜜琳微商连载八:避重就轻转移话题 修改网站后起诉化妆品报
  • 蔻琦微商连载二:多款产品涉嫌虚假宣传 消费者购买需慎重
  • 品佳人连载十:诋毁淘宝商家不发货 广州品焉内训秘籍不靠谱
  • 蜗蜗微商连载八:虚假宣传集团公司 张越被曝利用失足少女发展微商
  • 奢姿微商连载一:神奇的果冻!排毒养颜、减肥瘦身、降血压血脂
  • 奢姿微商连载二:7级代理涉嫌传销 代理商揭秘硬核内幕
  • 奢姿微商连载三:法院查明奢姿发展代理套路 抑郁症患者成功脱坑
  • 壹知肤连载一:非法宣传专利 擦边“药妆”概念 虚假宣传不断
  • 拉芳家化第三季度恢复增长 净利润增长340.44%
  • 以负离子技术拓宽商路,宣扬把森林搬回家的可健可康是何来历?
  • 当事人亲历:慧泽系统投资人万念俱灰赴湖南炎帝办公楼慧泽财务室饮下农药
  • 回顾梦笙的前世今生:血液中涌动着“森米基因”,曾因违反《广告法》遭到处罚
  • 如何看待历朝历代的奇装异服现象
  • 煮雪烹茶,踏雪寻梅,湖心看雪……古人的“玩”雪指南
  • 流失英国25年,68件走私文物“回家”
  • 去仓库淘书,面对300万本书我不知所措

  • 诺亚网 Copyright @ 201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