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domain name for sale,Price:3888usd [buy] help
如何看待历朝历代的奇装异服现象
This web domain name is for sale,Price:3888usdto buyhelp
 | 国内 | 即时 | 国际 | 社会 | 民生 | 消费 | 财经 | 金融 | 公司 | 理财 | 房产 | 汽车 | 宇宙 | 科技 | 互联网 | 美食 | 时尚 | 旅游 | 健康 | 亲子 | 搞笑 | 百态 |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如何看待历朝历代的奇装异服现象
2020-11-24 06:03:41 来源: 互联网

如何看待历朝历代的奇装异服现象[0]
《高逸图》(局部),所绘内容是魏晋时期的“竹林七贤”。视觉中国供图

古今中外都存在奇装异服的现象,成因各有差别,但大致都是人追求自由和社会要求秩序之间发生了冲突。不同的国家和文化,对奇装异服有着不同的判断标准和接受尺度。

东周“礼崩乐坏”,出现奇装异服

目前所记载的奇装异服现象,几乎都是在东周以后发生的。

周王朝有《周礼》来规范国家体制和个体行为,曾经有过近四百年的稳定期。在那个时代,《周礼》确实是先进的,但其所倡导的格式化生活,也会逐渐变成对人性的束缚和对社会发展的阻碍。于是在各种力量的碰撞消长中,服装层面也上演了一场“礼崩乐坏”的大戏。

从春秋到战国,一连串的人物以挑战的姿态出现了。比如齐桓公,不以周王朝的红色为尊,毫无顾忌地带动紫服潮流;比如老子,对《周礼》所倡导的堂皇、尊贵、繁复进行了观念上的颠覆,直言“圣人被褐怀玉”。

那个年代,齐灵公的宫女女扮男装,齐景公身穿奇装异服,郑公子子臧头戴鹬冠,孔门弟子子路年轻的时候也戴雄鸡冠,楚国大夫屈原甚至自称一辈子喜欢“奇服”。荀子在《荀子·非相》中提到:“今世俗之乱君,乡曲之儇子,莫不美丽姚冶,奇衣妇饰,血气态度拟于女子。”儇子指的是轻薄巧慧的男子,可见当时确有很多男子追求一种细腻柔弱的审美。

奇装异服的问题似乎出在奇异二字:所谓奇,就是没见过的;所谓异,就是跟大多数不同。中国古人的看法却颇为犀利,把奇装异服定义成了政治和天道的叛逆者,于是,如下三种服装会被视作奇装异服。

第一,违背了制度和规定。古代服装等级森严,上级可以向下兼容,但下级绝不能穿上级的服装,否则就是僭越。这种等级表现在款式、色彩、材质、花纹、数量、工艺等各个方面。除等级之外,还有其他关于场合、职业、时辰的复杂规定,如有违背,则视为奇服。《礼记·王制》中规定“作异服者,杀”,足见奇装异服的影响日渐强大,为统治者所深恶痛绝。

第二,男女错乱的服装。阴阳是中国人心目中最深刻的理论,凡事都会按阴阳进行分析。比如,男为阳女为阴,就是最典型、最概括、最本质的描述;男人像男人,女人像女人,才是正确和谐的状态。因此,女扮男装或者男扮女装,除了特殊情境,都会被视为奇装异服。虽然这样的装扮不是杀头的罪过,但社会的态度普遍是否定的。

第三,引发灾难的服装。五行与阴阳一样,也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部分,同样具有解释一切的功能。在五行当中,木是大地的外观,所以与人的服装对应。汉代文献《洪范五行志》中说:“貌之不恭,是为不肃,厥咎狂,厥罚常雨,厥极恶,时则有服妖。”意思是,帝王如果态度不恭敬,外表不端庄,就犯了狂妄的罪过,将会受到大雨连绵的惩罚,后果会很严重,社会上就会有奇装异服等问题出现。服妖,既可做奇装异服的别称,也可指其背后的神秘力量。

特立独行的魏晋风度

虽然奇装异服每个朝代都有,但整个时代都引为典型特征的,当数魏晋。

魏晋是从曹操家族开始的,他们的装束也算是魏晋风度的开篇。在《曹瞒传》中,曹操是这样一种形象:“被服轻绡,身自佩小鞶囊,以盛手巾细物。”曹操身披轻纱,带着个小包,里面装着手帕和细软。很难想象一代枭雄曹操,居然有如此细腻的一面。

有这样的父亲,接下来又有了这样的儿子。《三国志·魏略》中这样描写曹植:“时天暑热,植因呼常从取水自澡讫,傅粉。”曹植为了接待客人,令侍从取水过来洗澡,敷粉,粉面出镜。有这样的儿子,接下来又有了这样的孙子。《晋书·志第十七章》:“魏明帝著绣帽,披缥纨半袖,常以见直臣杨阜,谏曰:‘此礼何法服邪!’帝默然。”曹操的孙子魏明帝曹睿,戴着织绣的帽子,披着淡青色薄绸半臂,以这样的装束接见大臣杨阜。杨阜嘴直,当面提了意见:这是依照什么礼法的服装呀!魏明帝默然无语。

除了皇族,文人雅士也是引领潮流的力量。“竹林七贤”是一群特立独行的人物,这群人似乎不屑于参与政治,服装也表现出挑战常规的怪异。他们当中有人袒胸露臂,有人头簪鲜花,也有人散发赤足,这种“粗服乱头”即使在现代恐怕也很难被普遍接受,在当时更是惊世骇俗。然而不管遭到多少人的唾骂,他们依然如此逍遥,全然不把正统思想宣扬的礼俗放在眼里。

有人说魏晋人物是垮掉的一代,也有人说他们是思想解放的先锋,不管如何评价,这种现象的形成一定有相应的历史背景。

魏晋南北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典型的混乱时期。作为个体的人安全感极低,可以说无论什么都只是短暂的存在,没有长久的意义。既然没有长久打算,眼前的舒适就变得尤为重要。所以人们不想再受礼制约束去穿衣戴帽,服装自然会变得随心所欲。

在这种局面下,为了摆脱生命的苦难,一定会有人做超越现实的思考,玄学便应运而生。魏晋名士崇尚清谈,追求玄妙境界,讲究的穿着反而会对纯真的境界造成干扰。外在越不作修饰,内在的深刻越容易彰显,返璞才能归真。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或都有能力追求玄学境界,人类对自身美的关注是一种本能。此前受儒道两家思想影响,人本身要让位于天地并受礼教约束。到了三国,人们对自身美的追求逐渐得到放大,进入魏晋则到了热情迸发的时代。妆容服饰受到极大的重视,涂脂抹粉,服装华美,很多男人把自己变得细皮嫩肉,皮肤吹弹可破。这个时代很多人的妆容服饰,堪称一个“媚”字。

宋朝开始,“服妖”的故事越来越多

魏晋时期奇装异服的故事虽然多,但人们并没有将其归结为服妖。而从宋朝开始,出现重大社会问题,经常会把服妖作为一种说辞。

给宋人心中留下难以治愈的伤痛的靖康之耻,就被认为和服妖有关。陆游在《老学庵笔记》中说到,在靖康初年,京城里的女人流行穿一种服装,首饰和花纹体现四季,桃花、荷花、菊花、梅花等各色生香,构成了一年的风景,名为“一年景”。陆游写道:“而靖康纪元,果止一年。盖服妖也。”意思是,“一年景”服装是不祥之兆,所以靖康这个年号只用了一年。

两宋之际,金人南下,朝廷惶惶不可终日。人们对未来缺乏信心,就会追求在短期内享乐。而从朝廷角度,指责“服妖”,进可以借机整顿社会风气,退则可以作为借口,推卸责任。之后的文人也经常用这样的思路来解释社会现象。

在清朝,官贵子弟流行过乞丐装。近代文人李孟符在京城亲眼见识了一个少年行乞。这位少年面色黧黑(黑里透黄),袒裼赤足(敞开上衣赤着脚);下身仅着一犊鼻裤——就是司马相如穿过的那种大裤衩,长度还不到膝盖,又脏又黑,破破烂烂,几无法遮羞;脚上穿着破旧的草鞋。看这少年的装扮应该是位丐帮弟子,但他身边有好多随从,其中竟然还有戴三品冠帽的人。等这位少年玩够之后洗了一把脸,露出“白如冠玉”的本色,原来是某王府的贝勒。原来,乞丐装在京城贵人中广为流行。后来经过庚子之乱,李孟符顿悟,原来这种服妖是神州陆沉之兆。

其实李孟符说得没错,乞丐打扮确实是清王朝将要覆灭的预兆,只是跟妖魔鬼怪没有关系。任何时尚的流行,都有背后的社会心理支持。

往前一步可能是时尚,懂时尚就是懂人心

古代一出现奇装异服,往往遭到诟病,但如果我们以现代的理念,去指责古人压制人性,也是武断的。祖先在那个年代,需要解决他们所面对的问题,传统之所以形成,就是因为曾经帮助过祖先的生活。

第一,古代没有报纸、电视和网络,官员长什么样子,老百姓是不知道的,所以需要一些外在的标志来说明身份和级别,服装就是标志之一。

第二,古代战争频发,当外敌侵入,穿同样服装的人自然会聚集在一起,团结对敌,如果混穿,且不说文化认同和民族凝聚力,恐怕连眼前的敌我都分不清楚。

第三,古人衣着宽大,如男扮女装,可能看不出性别。历史上的确发生过男扮女装,以教良家女子针线活为幌子进而性侵的案件。《旧唐书·李密传》也记载过效忠李密的王伯当带领数十人,穿着女性装束,藏刀裙下,诈称是军士的妻妾,混入城门后突然下手,占领了县城。

但不可否认,很多服装时尚是从奇装异服开始的,时尚之初,往往会被诟病为奇装异服。明代莲花大师所著的《竹窗随笔》当中谈到了时尚一词,与现代的意义基本相通——“今一衣一帽、一器一物、一字一语,种种所作所为,凡唱自一人,群起而随之,谓之时尚”。时尚在形成之初,往往是一个人的事情,但这个人不小心做对了,唤醒了普遍存在的渴望,于是大众纷纷响应,成为潮流。

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改变了中国军服,在推行之前遭遇强烈反对,但是后来得到了多国的响应,引发了大面积的军服改革。袁绍戴缣巾,因为不符合官服制度而遭人非议,但没有他的这一举动,也就没有后来的羽扇纶巾、东坡巾子,中国历史不知道会因此少了多少精彩的事和精彩的人。

一种奇装异服诞生之初,的确看不清楚将来会演变成什么,也许能美化生活成为流行时尚,最终被凝结进传统,也许昙花一现之后被历史遗忘,甚至还败坏了社会风气。我们需要对所谓奇装异服有适度的包容,不然虽然败坏的危险减少了,但创新的机会也就失去了。

奇装异服的出现,是人心变化的信号,有成为时尚的可能;而一种时尚之所以存在,少不了其背后无数人的支持。所以,时尚是了解人心的钥匙,懂时尚就是懂人心。

(作者系百家讲坛《中国衣裳》系列讲座主讲人)

李任飞 来源:中国青年报 

关键字: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栏目更新
  • 特朗普政府“拉黑”小米等中国公司 外交部:损人不利己
  • 波兰已有40万人接种新冠疫苗 将启动老年接种工作;
  • 博杰股份:2020年年度业绩报告预告
  • 中工国际:2020年年度业绩报告预告(修正公告)
  • 美菜网发挥“线上”菜篮子供应链优势 保障北京农产品供应
  • 欧洲地中海地震中心:大西洋中脊南部发生5.0级地震
  • 中电电机:2020年年度业绩报告预告
  • 拓斯达:2020年年度业绩报告预告
  • 惠城环保:2020年年度业绩报告预告
  • 春节期间如何避免疫情反弹?中高风险地区人员接种疫苗到外地是
  • 民营火箭第一股来了?星际荣耀拟科创板上市
  • 疫苗接种目标人群将扩至60岁及以上老年人;
  • 2021年1月13日中国银行汇市观潮:欧元兑美元;
  • 2021年1月13日中国银行汇市观潮:英镑兑美元;
  • 2021年1月13日中国银行汇市观潮:美元兑加元;
  • 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升至0.536%的日高点,日内上涨4个基点
  • 村官被指违法砍伐村民油茶果树,修筑垃圾池污染环境
  • 河北“零号病人” 正抓紧排查 机场输入可能性大
  • 李迅雷:今年估值驱动的行情会持续 这些公司有机会
  • 中国烟草总公司工资总额公布
  • 明确各方责任 严把重大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准入关口
  • 2020年医保药品目录完成调整
  • 系列时政微视频丨人民福祉——跟着总书记一起建设美丽中国
  • 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江西分公司原党委书记皮利伟接受审查调查
  • 外媒:土耳其批准紧急使用中国疫苗
  • 未来网评:隐瞒行程拒不配合,疫情防控岂容任性
  • 春节火车票1月29日起售,开车前8天退票免费
  • 【中国的脱贫智慧】休闲农业成贺兰农民增收新渠道
  • 海关总署:中国成全球唯一货物贸易正增长主要经济体
  • 3个汉子,10分钟,一条命!
  • 培育一粒良种 只为粮丰民富
  • 习近平谈党员干部如何做政治上的老实人
  • 中国汽车产业景气指数“变绿” 中汽协:或将持续向好
  • 国家卫健委呼吁:春运期间尽量做到非必要不出行
  • 2020年我国商标网上申请比例超过98%
  • 116秒丨石家庄启动第二轮全员核检 600余辆公交车成流动采样点
  • 鲁信集团组织开展“心向暖阳、衣往情深” 御寒衣物捐赠活动
  • 农民通过电商卖农产品实际收入增加了吗?农业农村部回应
  • 上港变海港 不触及底线的文字游戏
  • 跨过冰雪,越过极寒 京哈高铁开通开启东北发展新篇章
  • 证监会:交易所将修改可转债投资者适当性规则
  • 70城房价上涨!都谁在买?春节后新一波涨价?
  • 广西南宁虎邱村周边设置五个检测点 连夜进行核酸检测
  • 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唯品会涉嫌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立案调查
  • “博士村”其实没有神话 中国乡村教育的“逆水”样本
  • 印尼彻夜进行坠毁客机搜救行动 部分遇难者遗体被发现
  • 庐江县委书记赴阿里巴巴总部看望薇娅 颁发招商大使聘书
  • 北京暂停对外开放宗教场所、暂停集体宗教活动
  • 万科物业电梯广告收益全面公开 业主用App随时可查收支明细
  • 青海银行原董事长贪腐细节:购私宅藏贪腐物品,丈夫不知门牌号
  • 遏制网络暴力 公诉不失为一剂良药
  • 三峡集团按下深化改革“加速键”
  • 小虫为保护自己分泌絮状蜡涂层 好似行走的爆米花
  • 两只马和一只斑点犬成“三胞胎” 站一起像俄罗斯套娃
  • 河北大学今天起放假!预计2月27日开学
  • 河北省新增14例本地确诊病例、30例本地无症状感染者
  • 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区增村镇小果庄村调整为高风险地区
  • 商务部回应纽交所摘牌中国三大运营商
  • 北京中小学寒假不得组织任何集体补课 不安排线上教学
  • 往返伦敦航班变动 国航、东航、南航同日发布重要公告

  • 诺亚网 Copyright @ 201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