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domain name for sale,Price:3888usd [buy] help
“四旦双冰”曾囊括一半!如今,华谊兄弟“跌落”
This web domain name is for sale,Price:3888usdto buyhelp
 | 国内 | 即时 | 国际 | 社会 | 民生 | 消费 | 财经 | 金融 | 公司 | 理财 | 房产 | 汽车 | 宇宙 | 科技 | 互联网 | 美食 | 时尚 | 旅游 | 健康 | 亲子 | 搞笑 | 百态 |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四旦双冰”曾囊括一半!如今,华谊兄弟“跌落”
2020-09-21 16:29:00 来源: 互联网

《八佰》之后,华谊兄弟重回聚光点,这是家矛盾的公司。

实际上,华谊从未离开过舆论焦点,在人们印象中,这是中国头牌电影公司,明星、名导、大片,觥筹交错。

极盛时,华谊市值超过800亿元。中国最顶级女演员“四旦双冰”中,华谊囊括一半(周迅、范冰冰、李冰冰),《非诚勿扰》系列、《狄仁杰》系列、《风声》、《西游降魔篇》等大片屡创票房纪录,主出品电影票房超200亿元。可见曾经之辉煌。

但这似乎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此前发布的半年报,其营收3.24亿元,同比下滑69.88%;净亏损2.31亿。去年,华谊兄弟净亏损39.60亿。曾经簇拥华谊的顶级明星们,早已自立门户,《八佰》之前,《小小的愿望》等片票房不如预期,甚至令外界开始怀疑华谊最擅长的制片水准。

财报显示,上半年,华谊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1.34亿元,去年同期,这一数据为15.77亿元。同期,华谊兄弟有息债务总额32.84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总额25.84亿元。可见现金流紧张程度。

《八佰》票房已接近28亿,但大爆的影片,很难根本改善主投方华谊业绩。据华谊8月26日公告,截至8月25日,该片在中国大陆地区上映5天,累计票房收入超过11.55亿元,来源于该影片营业收入区间约为2.05至2.45亿元。由于专项资金等的减免,这意味着,华谊在该片的分账比在17.75%-21.21%之间,鉴于制片方与发行方一般43%的分账比例,意味着华谊在该片投资超半。该片总投资并未公布,但业内传闻均在5亿元以上。华谊在该片收益很难超过影片总投资额。

《八佰》更重要的影响是,提振市场对于华谊的信心,虽然目前来看,收效有限。截至9月18日收盘,华谊报收5.52元,总市值153.90亿。8月14日《八佰》点映,为华谊近期股价第一个高点6.37元,此后重回下滑区间,在8月21日,《八佰》上映日,直线拉升至近期最高点,6.80元,此后在波动中股价继续走向下滑空间。今年4月初,华谊股价仅为3.25元。

资本看空原因是多重的。黄金时代,华谊拥有高峰期的冯小刚,蓬勃生长的电影市场与资本环境,宽松政策与发行优势,但这一切,都随着大环境变化而改变。

“过去的外部环境已经不存在了,该往哪走?目前没有一家电影公司真正找到路。”有影投上市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他也不否认,整个行业,都面临类似问题。

压舱石

谈到华谊的跌落,就离不开华谊如何崛起。

1994年,当王中军回国创业时,他的主要方向还是广告公司,电影只是未来投资路径之一,这位前侦察兵,或许也没有想过后来成为影业大亨、华谊董事长。

那时的冯小刚,也算不上辉煌。在讲究门第的京城影视圈,他并不是科班出身,一开始在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担任美工师,后来成为《编辑部的故事》的编剧。

两人第一次合作是在1999年,广告事业初成的王中军,投资了冯小刚的第三部贺岁电影《没完没了》。当时,王中军还投了陈凯歌的《荆轲刺秦王》、姜文的《鬼子来了》,及主旋律影片《我的1919》。

结果是,《荆轲刺秦王》票房不理想,《鬼子来了》未能上映,《没完没了》迎来丰收。这给了王中军投资电影信心,开始牵手冯小刚。

值得注意的是,王中军也曾把热情投向过当时大热的姜文。除了《鬼子来了》,他还在主投的《寻枪》、《天地英雄》及参投的《理发师》三部电影中,均选择姜文担任主演。

但姜文的“霸气”让王中军放手。《理发师》拍摄过程中,姜文和导演陈逸飞产生严重对立,最终制片方选择“弃姜保陈”。

当王中军“流连”姜文时,冯小刚也另有尝试。在2000年上映的其执导作品《我是你爸爸》,出品为北京电影制片厂。

两人最终选择互相锁定。很大程度在于,商业电影导演出身的冯小刚,对制片与商业的理解与王中军高度认同。

冯小刚对于前期的华谊,具有“压舱石”作用。电影人秋原在关于华谊的书籍《大片时代》中提到,华谊经营上完成了内循环,其投资拍摄的影视作品,优先选用旗下艺人出演,旗下歌手演唱主题曲;由华谊代理影片贴片和植入广告,由华谊负责国内外发行。通过这种方式,华谊影视项目带动了其他关联业务发展。所有业务核心来自电影项目,电影核心竞争力,来自冯小刚。

2003年,冯小刚执导的喜剧片《手机》获得年度票房冠军;2008年,其执导爱情喜剧《非诚勿扰》打破华语电影票房纪录。冯小刚的一小步,带动了华谊商业生态一大步。

此外,华谊也迎来电影业风口。据其2009年发布的招股书,中国电影票房从2003年的约9亿元增长到2008年逾43亿元规模,年复合增长率接近40%。同时,以往国有企业垄断电影市场的格局在政策日益松动下已被打破,民营企业已经可以涉足电影产业的绝大多数领域。市场呈现“供应短缺”局面。2010年,国务院颁布《促进电影产业繁荣发展的指导意见》,再次催动产业发展。2011-2018年,中国票房复合增长率为24.5%,观影人次复合增长率为24.5%。

这种盛况下,华谊建立起了自己的发行渠道,乃至影院体系,一家横跨全产业的巨头初成,大片不断。

当时的资本环境亦相对宽松,由是,在2015年,华谊站上超800亿元市值高位。

跌落时刻

正当风光时,风险早已暗藏。

从外界看,华谊兄弟的转折点在2018年,这是其上市的第9年。当年,华谊净亏损9.09亿元,拉开了持续亏损序幕。

图 IC photo

其中,华谊资产减值损失达13.82亿元,商誉减值损失占据9.73亿元。损失主要源于超高溢价收购浙江常升和东阳美拉等公司。

2013年9月,华谊兄弟以2.52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仅成立3个月的浙江常升,张国立为该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两年后,华谊兄弟又以7.56亿元现金收购了东阳浩瀚70%股权。该公司主要股东包括杨颖、李晨、陈赫、冯绍峰等六位艺人。

2015年11月,华谊又宣布收购以冯小刚为主要股东的东阳美拉70%的股权,交易对价10.5亿元,该公司净资产为-0.55万元。这一切背后,是华谊在利用资本绑定核心创作者。

但问题在于,风,逐渐停了。甚至华谊最核心的内容支柱,冯小刚,也进入风险期。过高溢价撞上新常态,华谊成本难平。

市场变化太快,冯小刚的起落大概是从《一九四二》起。该片聚焦河南大旱,是冯小刚少见的严肃题材电影,最终拿下3.71亿元票房,亏本。那是2012年。

次年上映的《私人订制》拿下7.14亿元票房,再次证明了冯小刚的商业号召力,但遭遇口碑崩塌。以上变化,丝毫没有影响华谊2015年高价收购东阳美拉。

2019年,华谊计提商誉减值准备5.99亿元,其中,东阳美拉计提减值准备3.6亿元。2018年,东阳美拉未完成业绩承诺。

关键一击是,在2018年5月开拍,由冯小刚执导,葛优、范冰冰、张国立主演的《手机2》引发举报,成为影视业税收风波导火索。最终导致范冰冰被罚,冯小刚趋于低调。标志性人物沉寂,对于华谊伤害无疑是巨大的。

此外,2019年,华谊主投主控电影全面缺席,全年营收21.86亿元,同比下滑43.81%。这让外界,开始对华谊内容制作能力产生质疑。

除了发动引擎暂时短路,华谊的外部条件也不再。2011年以后,全国单银幕票房出现下滑态势,竞争加剧导致影院经营效率降低,成本回收困难,综合不同公司财报,2019年单银幕票房收入为92.1万元,同比下滑9.3%,达到2010年以来最低水平。全产业都在传递出“过剩”信号。

政策也在收紧。受《手机2》引发的举报,2018年10月,国家税务总局发出《关于进一步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有关工作的通知》,从2018年10月10日起至2019年7月底,部署开展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工作。这在业内引发巨大回响。

作为漩涡中心的华谊,自然引起资本反射性逃避,况且,受宏观经济影响,融资难度本已大大增加,无异于雪上加霜。据Wind统计,创投基金对于电影与娱乐产业投资,由2018年的641.44亿元骤降至2019年的148.37亿元,可见市场之冷淡。

除开内外部环境变化,华谊渠道优势也在减弱。随着线上购票拓展,218特别是疫情后线上成为唯一购票渠道,华谊发行优势渐被抵消。拥有渠道优势的阿里影业(淘票票)们,不仅涉入发行,还在奋力步入制片环节。

今年七夕节,阿里影业主投的《我在时间尽头等你》拿下票房冠军。相对华谊,阿里在渠道、资金等关键资源上,都具有优势,甚至还是华谊的债主。

这种情况下,华谊必须寻找出路。按照王中军多次对外说法,回归内容,集中全部资源贯彻“影视+实景”模式是方向。

华谊手里也不是没有牌。《八佰》证明了其投资眼光与运作优势,王中军本人的跨界朋友圈,在电影业也并不常见。4月28日,华谊公告增发募资22.9亿648⑿卸韵蟀ㄌ谘丁⒗铩⑸蕉锏取D壳案么卧龇⑸形椿衽

“王中军是个性情中人,也是他起来的原因,也是华谊跌落的诱发点。但做内容眼光,没得说。”从电影公司高管到影投负责人,多位行业核心人士均如此表态。

但另一头,华谊做实景,看空者不少。“华谊模式太轻了,导致无法对项目有足够控制权。现金流短缺,也注定无法长期投入。线下项目强调细水长流,这是华谊不具备的。”另有电影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

事实上,原有的电影巨头已经开始分流。博纳影业筹备上市,影院院线依旧是重要延展方向,光线则在投资动漫。每家巨头,都经历着大环境变迁及互联网公司的侵蚀。

路往哪走,每个操盘手都必须做出选择。

关键字: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栏目更新
  • 【美国11月非农就业报告】11月份黑人失业率为10.3%,10月份为1
  • 智能汽车走了多远?
  • 证监会回应《外国公司问责法案》事宜:坚决反对证券监管政治化
  • 农业银行宣讲团赴北京分行宣讲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
  • 印度央行预计本财年经济萎缩7.5%
  • 公募REITs部分完成答辩 机构已向证监会、交易所提交初稿;
  • “你的第一张轻医美护肤卡” 新氧美次卡每次都安心!
  • 东北制药丹东医药公司违法销售劣药 被辽宁药监局处罚
  • 山西乡宁县西交口乡林权证多年不发放公益林补偿款谁领了
  • 伊朗石油部官员Amir Hossein Zamaninia当选2021年OPEC理事会主席
  • 新秀和治友德荣获“2020营养健康产业
  • 臻味康夸大产品功效遭质疑:做代理豪赚一整年被指涉嫌传销
  • 炎帝生物再遭质疑:慧泽系统原始股投资人千万资金疑“打水漂”?
  • 南阳市监局回应“大宗农产品交易中心涉嫌传销”:成立专案组
  • “天使之泪”又一个抢单互助资金盘,即将崩盘,赶快下车!
  • 仲景酒业、河南省仲景药馆拼团拉人头涉嫌传销
  • 云养猫、云养牛、云种树...新概念“云诈骗”你知道多少?
  • 金科“伟业”:产品宣称包治百病,多级奖金制度牟取暴利?
  • 投资32500元,产品免费吃秒排毒,河南源隆生物涉嫌传销
  • “合发全球”内幕二:操盘手联手“三河资本”鼓吹上市继续收割?
  • 【康康·小康】绿色津城:绿水青山背后的“英雄联盟”
  • 国务院安委办赴16省份 排查治理油气储存和长输管道企业安全隐患
  • 国家林草局:对野生动物养殖户的停业补偿工作已完成90%以上
  • 中消协:汽车4S店服务满意度北高南低 维权仍有痛点
  • 三亚一小女孩凌晨独坐路边埋头不语 路管员暖心守护助团聚
  • 华设高峰论坛暨华设设计集团成立六十周年大会在宁举行
  • 青岛六旬老人寒风中赶公交手被冻红,女驾驶员一个举动暖爆了!
  • 西媒:西方应深入学习中国脱贫模式
  • 安徽:总投资超1200亿元的188个重大项目集中开工
  • 东莞启用国内首个以杨振宁名字命名的教研楼
  • 伊利联手江苏农垦打造华东最大奶源基地
  • 两部门:放开3家以上航企参与经营的国内航线的运价
  • 湖北:20天51个戏曲作品惠及观众2000多万人次
  • 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一勘探工人住地发生一氧化碳中毒 致5人死亡
  • 中方是否已计划同拜登团队接触?外交部回应
  • 不为人知的“合发全球”内幕(五):保险业务能维护其涉传体系的持续发展?
  • 可健可康:产品有效解决各种病症?宣传问题遭处罚仍旧不知悔改
  • 成都众银淘油集自用省钱分享赚钱?获非法社会组织认可的高新技术产品暗藏哪些风险?
  • 川奇药业遭质疑:关联公司因涉嫌传销未履责进失信黑名单
  • “臻味康”夸大产品功效遭质疑:“做代理豪赚一整年”被指涉嫌传销
  • 现场!巨大火球突降日本:夜空瞬间被照亮 多地民众目睹
  • 山西长治公安局:不存在民警酒后执法 对抹黑诬陷者做进一步调查
  • 列车吸烟区“存在即合理”? “普快”禁烟亟待普及
  • 拘得好!男子做核酸检测因“嗓子不舒服”殴打护士被拘留7日
  • 梵蜜琳微商连载八:避重就轻转移话题 修改网站后起诉化妆品报
  • 蔻琦微商连载二:多款产品涉嫌虚假宣传 消费者购买需慎重
  • 品佳人连载十:诋毁淘宝商家不发货 广州品焉内训秘籍不靠谱
  • 蜗蜗微商连载八:虚假宣传集团公司 张越被曝利用失足少女发展微商
  • 奢姿微商连载一:神奇的果冻!排毒养颜、减肥瘦身、降血压血脂
  • 奢姿微商连载二:7级代理涉嫌传销 代理商揭秘硬核内幕
  • 奢姿微商连载三:法院查明奢姿发展代理套路 抑郁症患者成功脱坑
  • 壹知肤连载一:非法宣传专利 擦边“药妆”概念 虚假宣传不断
  • 拉芳家化第三季度恢复增长 净利润增长340.44%
  • 以负离子技术拓宽商路,宣扬把森林搬回家的可健可康是何来历?
  • 当事人亲历:慧泽系统投资人万念俱灰赴湖南炎帝办公楼慧泽财务室饮下农药
  • 回顾梦笙的前世今生:血液中涌动着“森米基因”,曾因违反《广告法》遭到处罚
  • 如何看待历朝历代的奇装异服现象
  • 煮雪烹茶,踏雪寻梅,湖心看雪……古人的“玩”雪指南
  • 流失英国25年,68件走私文物“回家”
  • 去仓库淘书,面对300万本书我不知所措

  • 诺亚网 Copyright @ 201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