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domain name for sale,Price:3888usd [buy] help
“四旦双冰”曾囊括一半!如今,华谊兄弟“跌落”
This web domain name is for sale,Price:3888usdto buyhelp
 | 国内 | 即时 | 国际 | 社会 | 民生 | 消费 | 财经 | 金融 | 公司 | 理财 | 房产 | 汽车 | 宇宙 | 科技 | 互联网 | 美食 | 时尚 | 旅游 | 健康 | 亲子 | 搞笑 | 百态 |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四旦双冰”曾囊括一半!如今,华谊兄弟“跌落”
2020-09-21 16:29:00 来源: 互联网

《八佰》之后,华谊兄弟重回聚光点,这是家矛盾的公司。

实际上,华谊从未离开过舆论焦点,在人们印象中,这是中国头牌电影公司,明星、名导、大片,觥筹交错。

极盛时,华谊市值超过800亿元。中国最顶级女演员“四旦双冰”中,华谊囊括一半(周迅、范冰冰、李冰冰),《非诚勿扰》系列、《狄仁杰》系列、《风声》、《西游降魔篇》等大片屡创票房纪录,主出品电影票房超200亿元。可见曾经之辉煌。

但这似乎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此前发布的半年报,其营收3.24亿元,同比下滑69.88%;净亏损2.31亿。去年,华谊兄弟净亏损39.60亿。曾经簇拥华谊的顶级明星们,早已自立门户,《八佰》之前,《小小的愿望》等片票房不如预期,甚至令外界开始怀疑华谊最擅长的制片水准。

财报显示,上半年,华谊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1.34亿元,去年同期,这一数据为15.77亿元。同期,华谊兄弟有息债务总额32.84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总额25.84亿元。可见现金流紧张程度。

《八佰》票房已接近28亿,但大爆的影片,很难根本改善主投方华谊业绩。据华谊8月26日公告,截至8月25日,该片在中国大陆地区上映5天,累计票房收入超过11.55亿元,来源于该影片营业收入区间约为2.05至2.45亿元。由于专项资金等的减免,这意味着,华谊在该片的分账比在17.75%-21.21%之间,鉴于制片方与发行方一般43%的分账比例,意味着华谊在该片投资超半。该片总投资并未公布,但业内传闻均在5亿元以上。华谊在该片收益很难超过影片总投资额。

《八佰》更重要的影响是,提振市场对于华谊的信心,虽然目前来看,收效有限。截至9月18日收盘,华谊报收5.52元,总市值153.90亿。8月14日《八佰》点映,为华谊近期股价第一个高点6.37元,此后重回下滑区间,在8月21日,《八佰》上映日,直线拉升至近期最高点,6.80元,此后在波动中股价继续走向下滑空间。今年4月初,华谊股价仅为3.25元。

资本看空原因是多重的。黄金时代,华谊拥有高峰期的冯小刚,蓬勃生长的电影市场与资本环境,宽松政策与发行优势,但这一切,都随着大环境变化而改变。

“过去的外部环境已经不存在了,该往哪走?目前没有一家电影公司真正找到路。”有影投上市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他也不否认,整个行业,都面临类似问题。

压舱石

谈到华谊的跌落,就离不开华谊如何崛起。

1994年,当王中军回国创业时,他的主要方向还是广告公司,电影只是未来投资路径之一,这位前侦察兵,或许也没有想过后来成为影业大亨、华谊董事长。

那时的冯小刚,也算不上辉煌。在讲究门第的京城影视圈,他并不是科班出身,一开始在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担任美工师,后来成为《编辑部的故事》的编剧。

两人第一次合作是在1999年,广告事业初成的王中军,投资了冯小刚的第三部贺岁电影《没完没了》。当时,王中军还投了陈凯歌的《荆轲刺秦王》、姜文的《鬼子来了》,及主旋律影片《我的1919》。

结果是,《荆轲刺秦王》票房不理想,《鬼子来了》未能上映,《没完没了》迎来丰收。这给了王中军投资电影信心,开始牵手冯小刚。

值得注意的是,王中军也曾把热情投向过当时大热的姜文。除了《鬼子来了》,他还在主投的《寻枪》、《天地英雄》及参投的《理发师》三部电影中,均选择姜文担任主演。

但姜文的“霸气”让王中军放手。《理发师》拍摄过程中,姜文和导演陈逸飞产生严重对立,最终制片方选择“弃姜保陈”。

当王中军“流连”姜文时,冯小刚也另有尝试。在2000年上映的其执导作品《我是你爸爸》,出品为北京电影制片厂。

两人最终选择互相锁定。很大程度在于,商业电影导演出身的冯小刚,对制片与商业的理解与王中军高度认同。

冯小刚对于前期的华谊,具有“压舱石”作用。电影人秋原在关于华谊的书籍《大片时代》中提到,华谊经营上完成了内循环,其投资拍摄的影视作品,优先选用旗下艺人出演,旗下歌手演唱主题曲;由华谊代理影片贴片和植入广告,由华谊负责国内外发行。通过这种方式,华谊影视项目带动了其他关联业务发展。所有业务核心来自电影项目,电影核心竞争力,来自冯小刚。

2003年,冯小刚执导的喜剧片《手机》获得年度票房冠军;2008年,其执导爱情喜剧《非诚勿扰》打破华语电影票房纪录。冯小刚的一小步,带动了华谊商业生态一大步。

此外,华谊也迎来电影业风口。据其2009年发布的招股书,中国电影票房从2003年的约9亿元增长到2008年逾43亿元规模,年复合增长率接近40%。同时,以往国有企业垄断电影市场的格局在政策日益松动下已被打破,民营企业已经可以涉足电影产业的绝大多数领域。市场呈现“供应短缺”局面。2010年,国务院颁布《促进电影产业繁荣发展的指导意见》,再次催动产业发展。2011-2018年,中国票房复合增长率为24.5%,观影人次复合增长率为24.5%。

这种盛况下,华谊建立起了自己的发行渠道,乃至影院体系,一家横跨全产业的巨头初成,大片不断。

当时的资本环境亦相对宽松,由是,在2015年,华谊站上超800亿元市值高位。

跌落时刻

正当风光时,风险早已暗藏。

从外界看,华谊兄弟的转折点在2018年,这是其上市的第9年。当年,华谊净亏损9.09亿元,拉开了持续亏损序幕。

图 IC photo

其中,华谊资产减值损失达13.82亿元,商誉减值损失占据9.73亿元。损失主要源于超高溢价收购浙江常升和东阳美拉等公司。

2013年9月,华谊兄弟以2.52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仅成立3个月的浙江常升,张国立为该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两年后,华谊兄弟又以7.56亿元现金收购了东阳浩瀚70%股权。该公司主要股东包括杨颖、李晨、陈赫、冯绍峰等六位艺人。

2015年11月,华谊又宣布收购以冯小刚为主要股东的东阳美拉70%的股权,交易对价10.5亿元,该公司净资产为-0.55万元。这一切背后,是华谊在利用资本绑定核心创作者。

但问题在于,风,逐渐停了。甚至华谊最核心的内容支柱,冯小刚,也进入风险期。过高溢价撞上新常态,华谊成本难平。

市场变化太快,冯小刚的起落大概是从《一九四二》起。该片聚焦河南大旱,是冯小刚少见的严肃题材电影,最终拿下3.71亿元票房,亏本。那是2012年。

次年上映的《私人订制》拿下7.14亿元票房,再次证明了冯小刚的商业号召力,但遭遇口碑崩塌。以上变化,丝毫没有影响华谊2015年高价收购东阳美拉。

2019年,华谊计提商誉减值准备5.99亿元,其中,东阳美拉计提减值准备3.6亿元。2018年,东阳美拉未完成业绩承诺。

关键一击是,在2018年5月开拍,由冯小刚执导,葛优、范冰冰、张国立主演的《手机2》引发举报,成为影视业税收风波导火索。最终导致范冰冰被罚,冯小刚趋于低调。标志性人物沉寂,对于华谊伤害无疑是巨大的。

此外,2019年,华谊主投主控电影全面缺席,全年营收21.86亿元,同比下滑43.81%。这让外界,开始对华谊内容制作能力产生质疑。

除了发动引擎暂时短路,华谊的外部条件也不再。2011年以后,全国单银幕票房出现下滑态势,竞争加剧导致影院经营效率降低,成本回收困难,综合不同公司财报,2019年单银幕票房收入为92.1万元,同比下滑9.3%,达到2010年以来最低水平。全产业都在传递出“过剩”信号。

政策也在收紧。受《手机2》引发的举报,2018年10月,国家税务总局发出《关于进一步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有关工作的通知》,从2018年10月10日起至2019年7月底,部署开展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工作。这在业内引发巨大回响。

作为漩涡中心的华谊,自然引起资本反射性逃避,况且,受宏观经济影响,融资难度本已大大增加,无异于雪上加霜。据Wind统计,创投基金对于电影与娱乐产业投资,由2018年的641.44亿元骤降至2019年的148.37亿元,可见市场之冷淡。

除开内外部环境变化,华谊渠道优势也在减弱。随着线上购票拓展,218特别是疫情后线上成为唯一购票渠道,华谊发行优势渐被抵消。拥有渠道优势的阿里影业(淘票票)们,不仅涉入发行,还在奋力步入制片环节。

今年七夕节,阿里影业主投的《我在时间尽头等你》拿下票房冠军。相对华谊,阿里在渠道、资金等关键资源上,都具有优势,甚至还是华谊的债主。

这种情况下,华谊必须寻找出路。按照王中军多次对外说法,回归内容,集中全部资源贯彻“影视+实景”模式是方向。

华谊手里也不是没有牌。《八佰》证明了其投资眼光与运作优势,王中军本人的跨界朋友圈,在电影业也并不常见。4月28日,华谊公告增发募资22.9亿648⑿卸韵蟀ㄌ谘丁⒗铩⑸蕉锏取D壳案么卧龇⑸形椿衽

“王中军是个性情中人,也是他起来的原因,也是华谊跌落的诱发点。但做内容眼光,没得说。”从电影公司高管到影投负责人,多位行业核心人士均如此表态。

但另一头,华谊做实景,看空者不少。“华谊模式太轻了,导致无法对项目有足够控制权。现金流短缺,也注定无法长期投入。线下项目强调细水长流,这是华谊不具备的。”另有电影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

事实上,原有的电影巨头已经开始分流。博纳影业筹备上市,影院院线依旧是重要延展方向,光线则在投资动漫。每家巨头,都经历着大环境变迁及互联网公司的侵蚀。

路往哪走,每个操盘手都必须做出选择。

关键字: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栏目更新
  • 现货白银日内跌幅达到1.02%,报24.99美元/盎司;
  • 全球领导人气候峰会倒计时 碳捕捉与封存或成焦点;
  • 白鹤滩水电站工程建设拖欠农民工工资七年多
  • 男子被指越权代理,侵害委托人合法权益
  • 石膏公司被指无证开采造成当地水土严重流失
  • 民企称一纸错判致其资产长期被查封全面瘫痪
  • Nymex美原油期货主力日内跌幅达到6.00%,报57.76美元/桶
  • 雄安新区管委会主任张国华调研重点项目建设工作;
  • 应对气候变化,拜登气候问题特使克里说:美国希望能与中国合作;
  • 澳大利亚联合通讯社:澳洲联储决议的焦点集中在房地产市场
  • 伊朗外交部拒绝美国方面“逐步”解除制裁的提议
  • Z世代下的网络文学:抢用户、出精品两手都要硬
  • 央行、银保监会:对系统重要性银行建立附加资本、附加杠杆率、
  • 国信证券2020年净利同比增34.73% 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0.02亿
  • 解码恒大造车 许家印宣布明年恒驰大量交付
  •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近期粮食价格有所回落
  • 绿茶餐厅IPO:2020年亏损超5000万 翻台率连降两年
  • 大悦城重组后利润首现负增长 管理层对千亿销售目标仍有信心
  • 中钢协:3月中旬钢材社会库存1728万吨 环比下降2.8%
  • 发改委等多部委发布关于加快推动制造服务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
  • 500余名嘉宾齐聚马栏山 共论版权保护与创新
  • 深圳市福田区委书记郑红波到区法院调研队伍教育整顿工作
  • 青海省检察院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召开第五次会议
  • 我国开发出首个蓝碳交易项目
  • 建瑶乡生态系统 低碳绿能耀富川
  • 今昔对比:武汉一年间
  • 经开区新增MSD楼宇大型固定新冠疫苗接种场馆
  • 天津援非医疗队助力建设更健康的世界 59名“津医”奋战援非一线
  • 辽宁公安机关全力做好清明节安保工作
  • 辽宁省农村垃圾集中整治暨村庄清洁行动启动
  • 光荣院里听抗美援朝故事
  • 启动生产力增长的“数字引擎”
  • 2020年中国居民健康素养水平升至23.15%,增幅历年最大
  • 4月2日下午济南将迎来假期出城高峰 交警严查加塞、占用应急车道
  • 全线各标段实现梁场制梁!潍烟高铁线上工程全面开始施工
  • 全国网络媒体带你走进“中国车谷”
  • 2020年全球经贸摩擦形势严峻 大国竞争冲突呈现扩大趋势技术...
  • 辽宁盘锦中院院长赴派出法庭调研指导工作
  • 81192,我们永远等你返航
  • 致敬!2020年全国公安机关共有315名民警、165名辅警因公牺牲
  • 南京工业大学:“直播带岗”助毕业生拓宽就业路
  • 100个青年的文学初心
  • 港警机智回应美媒"挖坑式"提问:"作为中国人,我的忠诚从未改变"
  • 百年瞬间丨美国乒乓球代表团应邀访华
  • 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等发布关于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
  • 与福克斯新闻签约 美前国务卿蓬佩奥"新工作"9日首秀
  • 江苏盐城4车相撞事故19名伤员正住院治疗 其中4名伤员在ICU抢救
  • 民政部:清明节假期首日各地祭扫活动平稳有序
  • 第37个首都全民义务植树日 121万市民多种形式播绿
  • 云南瑞丽一市民不执行居家隔离令被罚
  • 中东部大部有降水天气 东北地区有大风降温过程
  • 31省份新增确诊病例26例 其中本土病例7例均在云南
  • 瑞丽:3月31日零时起,对城区学校实行全面停课
  • 禁渔令下长江水带仍存在生产性垂钓现象?农业农村部回应
  • 苏伊士搁浅巨轮拟利用涨潮脱困? 增两船相助
  • 截至2月底查处"三假"企业36万户 挽回税款损失875亿
  • 天津出台城市管理“免罚清单”:5种轻微违法行为将免罚
  • 古蜀国女巫形象或揭开神秘面纱 三星堆青铜面具还有哪些惊喜?
  • CBA全明星周末 在“槽点”中期待未来
  • 电影《1921》:回望百年前有意义的青春

  • 诺亚网 Copyright @ 201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